互穿 达康x陶非

“陶非,醒醒,老郑等着你汇报呢。”李达康慢慢清醒过来,看着眼前短发女人拿着一本jz看着自己。
“你谁啊?我怎么在这儿?”
“陶非你睡觉睡糊涂了?我季洁啊。”季洁怀疑陶非前一天蹲守冻傻了。
“啊?”李达康还是一脸懵。
“你叫陶非,六组组长,我是你的组员季洁,你和李少成昨晚在桦林乡柳家村蹲守了一宿,现在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今晚就差不多能收网了,听懂了吗。”季洁简要的说了一下,嗓子都有点难受了。
“懂了,那我汇报去。”李达康迅速收到关键信息,拔腿就往外走。
“哎,你还记得老郑办公室在哪儿吗?”
“在哪儿啊?”李达康停住脚,转头看季洁。
“楼上左手边第三个屋,上面有牌子,写着xz支队长办公室。”
“行,我知道了,谢谢季洁同志。”[陶非]开门出了办公室,直接奔向郑一民办公室。

“李书记,醒醒,快开会了。”陶非一睁眼就看到一个拿着笔记本的大背头西装男站在自己面前。
“开会?开嘛会啊?你谁啊?”陶非揉揉眼睛,伸个懒腰,只听“嘶拉”一声,西装两边腋下开了。
“这……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陶非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金昊,尴尬的挠挠头。
“没……没事,李书记,我去我去给您再找一套来您换上。”金昊走到柜子前拿出一套西装,放到办公桌上。
“李书记,您换上吧,一会儿还要开会。”
“啊谢谢啊谢谢,我马上就好。”
金昊拉下了窗帘,带上门在门外等候。陶非迅速脱下身上的这套西装,然后换上了新的,一共不到一分钟,换好后叫来了金昊。
“我换好了,走,去开会吧。”
“书记,您没带笔记了。”
“我脑袋够用,不用带笔记,走。”
“是,书记。”
“在哪儿开会啊?”
“前面的大会议室。”
“书记,您先等一等,他们还没来。”
“诶,你干嘛去啊。”
“我只是您秘书,这种会议我没资格参加。”
“别介,今天破例一回,你就坐我身后,我要是有哪儿说的不对你提醒我。”
“是,书记。”

“郑支队,我是陶非。”
“有话就说。”
“现在情况稳定,今晚就能收网了。”
“好,我到时候调tejing支援你们。”
“谢谢郑支队对我们工作的支持。”
“我说陶非,没病吧你,行了,回去吧。”
“是,郑支队。”[陶非]回办公室了。
“我说老几位,你们怎么这么磨蹭啊,知道要开会还这么慢,你当逛菜市场呢,啊!”
“额……”“这……”参会的属下面面相觑。
“行了,下不为例,说说案子情况。”
“案子?”
“错了书记,应该说现在的情况。”金昊坐在后面小声提醒。
“噢,口误,说说现在都什么情况。”
“征地遇到一点困难,正在协商中,他们希望我们再多一些补偿款。”
“再多一些?你当经费是东北风刮来的啊,说多给就多给,这事你摆平,但是不许让我听说有任何qiyabaixing,baolizhenfshou的事情,听见没有?”
“我知道了李书记。”
“李书记,工地民工闹事已经解决了,老板也把拖欠的工资给发,现在工地也正常开工了。”
“那就成。”
“秦山县贫困补助款已经开始发了,预计一个月内全部完成。”
“一个月?那么长时间,等你发完了黄花菜都凉了,限期半个月,必须全部发完,不然你就脱官衣走人。”
“可是,李书记……”
“别可是,多加点人手半个月都不用,行了,你闭嘴吧,还有谁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没有了”“没了”
“那就……”[李达康]刚想宣布散会,就被金昊拽住了,“还有副市长陈明志被tfj调查的事您没说。”
“被调查?有嘛可说的,国有国法,反贪局就让他查去,谁都不能触犯国法,散会!”[李达康]起身迈着大步走出了会议室。
“金秘书,下面还有什么工作吗?”
“三点您要去shengwei开会,别的没有了。”
“哦,那个一会儿再说,你先告诉我一下我是谁?我现在还不知道。”
“您叫李达康,是汉东省京州市委书记、省委常委,您的上级领导是sbengwei书记沙瑞金书记,您还受shengjiwei书记田国富书记和京州市jiwei书记张德坤监督;您的妻子欧阳菁是京州城市银行副行长,您的女儿李佳佳在美国上大学。”金昊说了一些重点。
“哦我知道了,走,去那个那个什么”
“shengwei”
“对,去shengwei开会去。”
“书记,我跟您说一下,您刚才开会的时候口音变成天津的了,一会儿在省委开会尽量要说普通话。”
“知道了走,开会去。”

从省委开完会回到办公室之后不到二十分钟就下班了,[李达康]准时下班回家。
“李书记,明早八点上班,您别忘了。”
“知道了,你也早点回家吧。”
“李书记今天竟然准点下班了,还是自己开车回去的,平常都加班到十点多,还有今天叫醒他的时候他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开会的时候一口天津味儿,今年也没去天津开会考察啊,李书记是不是生病了?希望是我多虑了,希望明天能恢复正常。”

“那个,季洁你来我办公室一下。”
“来了。”
“我现在手里的案子是什么情况啊?”
“上次抓到了一个贩du团伙,但是只抓到了七八个小喽啰,领头的三个du贩子和他们都手下不见了,上周收到消息,有人在柳家村看到这伙人,于是开始调查布控,今晚就能收了。”
“哦,谢谢啊,那我问一下我结婚了吗?”
“这你不记得了,你可真成!结了,嫂子田辛如是医院护士,你儿子陶正宇七岁了。”
“嗷,谢谢啊,你去忙吧。”
“一会儿我先上,你们在后面,一定要一举拿下。”
“是”
“瞧瞧,这才是干事儿的,比起我手底下那些蠢货懒人强多了。”[陶非]看着眼前的这些手下不禁自语道。
“陶组,你说什么?”
“没事,做好准备。”
“军人个个要牢记,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手机铃声响了,[陶非]掏出电话来接,看着翻盖手机李达康有点懵。
“陶组,郑支队的电话,你快接啊。”孟佳提醒道。
“嗷,喂。”
“tejing已经到位,你们可以行动了。”
“好,知道了。”[陶非]挂了电话。
“行动!”一声令下,全体行动,抓获了六个人,另有几个人试图逃跑,都被抓获,还有一个人逃跑没几步被[陶非]一q击中后脑,q响时[陶非]自己都被吓一跳。
“陶组,吓死我们了,我们还以为你……”
“我没事,走吧。”收队回组。

“哟,今天市委关门了?回来的这么早。”
“你是……我爱人欧阳菁?”
“李达康!好啊你,几天不回来连我都不记得了!”欧阳菁气得向[李达康]扔了一个枕头。
“别别别,你别生气,我今天这不回来了吗,你别生气。”[李达康]接住了枕头,坐到沙发边上。
“哟,喝咖啡呢,我也泡一杯去,咖啡放哪儿了?”
“嗯?你不是不喝咖啡只喝茶吗?”欧阳菁一脸懵逼,李达康什么时候开始喝咖啡了。
“额,偶尔也换换口味,咖啡放哪儿了?”
“行了,你坐这儿吧,让杏枝帮你冲吧。”
“杏枝?杏枝是谁啊?”
“你表妹,你怎么你妹妹都不记得了,忙傻了?”
“哦。”
“杏枝,帮你大哥冲一杯咖啡他要喝。”
“好,我马上就弄。”
“哥,你不是不喜欢喝咖啡的吗?”
“额换换口味,如果没事了你去休息吧。”
“嗯。”
“她就是我表妹杏枝?”
“对”
“噢”[李达康]木木地点点头。
“你离我干什么?我是瘟神啊?”欧阳菁看李达康现在的表情感觉有些可爱。
“不,不是,我……”[李达康]有些不知所措。
“咖啡好喝吗?”
“嗯,好喝。”
“慢点喝,别烫着。”欧阳菁笑了笑。

评论 ( 10 )
热度 ( 4 )

© 任凯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