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题目 短

欧阳菁55岁生日那天,李达康去看了她,碰巧王大路正在。
“大路,我有话要和欧阳说。”
“好,正好我公司有事先回去了,欧阳,下次我再来看你。”王大路离开,但他并没有回公司,而是在门口站在自己的车旁。
“欧阳,生日快乐,不过我没有带礼物。”
“不需要,你是李大省长,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看我,都是我欧阳菁的荣幸。”
“欧阳,这是我第一次来也是最后一次来,以后就不会再来看你了,你放心,佳佳现在一切都好,你都不用担心,还有,王大路这些年的作为我一直都在关注着,也知道他对你一直很关心……”
“够了李达康,不要再说了!”
“我再最后说两句,佳佳好不容易才回国,肯原谅我,我不会再让她离开中国,也希望你不要再对她说什么不该...

不删了

那篇极致ooc的三康一体反应貌似还不错 不删了 ,
觉得不好看的绕道就是了,谢谢合作。。。。。。

报仇【三天删,三康一体,极致ooc,已做好挨喷的准备】

私设欧阳没有犯罪,配合政警协调行动,但最终重伤而亡。

“对不起,李省长,我们尽力了……”
“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欧阳她……”李达康攥紧医生的领口,额头上的伤口还在淌血。
“是的,我们真的尽力了。”
“怎么会这样呢!为什么?为什么!”李达康撕心裂肺的喊,声音回荡在整层楼。
“李省长,请您节哀。”医生留下这句话就走了。

“欧阳,欧阳……”李达康走进抢救室,看着欧阳静静的躺在那里,他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如河水决堤一样落下。
“欧阳,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当初不该同意这件事,如果我没同意你就不会受伤了,欧阳,我错了,你醒过来看看我好吗?我真的知道错了,你醒过来我们复婚好不好,我们一起等佳佳回来好不好?”李达康的...

中秋之夜

“姐,回家吧,咱爸等了你十五年,这十五年我就没看到他笑过几次,上个月他知道你的消息他笑了很久,沉默了很久,你回去看看他吧。”
“别叫我姐,叫我群芳吧,早在十五年前被他送出国的那年我就已经没有家人了。”
“好,群芳,你一定是误会了,这十五年里爸爸他每个月都给你写信,只是没能寄到你的手里,他只好自己收起来了。”
“呵,可笑!”
“是真的,你离开那年他就给你寄过信,但是被拒收返回了,之后的半年都是如此,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所以他只好把写好的信自己收起来。”
“那又怎么样,我在外漂泊那么多年他为什么没找过我?”
“你误会了,他找了你很多年,从……”手机振动了,待和立马接起来。
“什么?好,我马上过去?”希鹏挂了电话拉...

天晴云稀月圆夜,惆怅丝丝伴心愁【节日小番外】

今天中秋,反贪局放假一天,陈群芳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
“又是中秋,可是,与我何关?从妈妈十五年前去世之后我就再也没过过这种节日了……”走到一家咖啡馆门口,陈群芳犹豫了几分钟,但没有进去,长吸一口气继续向前走了。
“爸爸,中秋节为什么要吃月饼啊?”迎面走来一家三口,虽然天有点冷,但丝毫不影响三口的心情。
“因为中秋的月亮和月饼都是圆的,象征着团圆,在这日子里一家人其乐融融的一边赏月一边吃月饼是很美好的事啊!”
“那我想天天过中秋节吃月饼,这样我们一家人就能天天在一起啦!”
“儿子,无论过什么节日爸爸妈妈都会在你身边陪着你,你会天天都开心的。”
“哈哈哈哈哈哈……”
一家人从身边走过去了,陈群芳看着心里真的很...

彻底死心

超短,达康职务不变,欧阳提前出狱。
欧阳菁约李达康在星辰咖啡屋见面作告别。
“李达康,我明天就要离开中国了,你有没有什么要说的,不过我先告诉你,不要指着我留下,不可能!”
“你是什么人,直呼我的名字?你应该叫我李书记,还有,你离开中国跟我没有一点关系,以后也不要再跟我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我没时间听,我有很多事情要做,比起现在坐在这里跟你聊天,我更喜欢想想京州百姓的生存发展,让京州越来越好,告辞!”李达康起身离开,没再多看欧阳菁一眼。
“李书记,您为什么……”小金不解,李达康虽然曾经有过失忆,不记得任何人,但是现在早已恢复,不仅记起了家人同事和手下,还想起了之前他不记得的他与欧阳的结婚纪念日、欧阳向他宣...

二号达康监狱半日行

“这个蠢货,明知道自己病了需要住院还不去,是傻到家了吗,不过他这一病我倒有机会出来了,太好了,看菁菁去。”他从办公桌上慢慢抬起头来,扭了扭脖子,把文件推到一边叫来了金盛彧。
“小金,接下来有什么安排?”
“有一个会,是您主持的。”
“取消,去监狱,你去给赵东来打电话。”
“是。”
“还有,我来开车,让司机先下班吧”
“好的”
平常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李达康愣是省下了三分之一,金盛彧坐在旁边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要飞出来了,用句流行话来说,李书记不是开的太快,是飞的太低!
四十分钟后李达康和赵东来在女子监狱门口汇合。
“李书记,您今天怎么突然想起来视察监狱了?”
“怎么,不行吗?是不是我到哪儿都得跟你赵大局长汇报一声啊?”...

互穿 李达康x陶非(2)

“季洁,这个,怎么审啊?”[陶非]有点窘迫。
“我和王勇跟你一块儿审,你先看着就行。”一个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的人没法跟他计较对工作程序的一问三不知,季洁如是想到。
“好,谢谢。”
“说说吧,毒品哪儿来的?你的上家是谁?接下来要给谁发货或者什么时候再提?”季洁一下子把问题都砸下去。
姜大明一言不发。
“你要是不说,那我们就去找你那个兄弟聊聊,毕竟立功赎罪的机会可不是人人都有的。”
“他肯定也不会说的,这是我们的规矩。”姜大明自信满满。
“屁!什么规矩,你们吸食贩卖毒品还有理了?对得起你父母家人吗?还好意思说规矩!”[陶非]突然来了一句,季洁和王勇有些惊讶,陶非以前不说粗话的。
“你……”姜大明被怼的说不出话来。...

互穿 达康x陶非

“陶非,醒醒,老郑等着你汇报呢。”李达康慢慢清醒过来,看着眼前短发女人拿着一本jz看着自己。
“你谁啊?我怎么在这儿?”
“陶非你睡觉睡糊涂了?我季洁啊。”季洁怀疑陶非前一天蹲守冻傻了。
“啊?”李达康还是一脸懵。
“你叫陶非,六组组长,我是你的组员季洁,你和李少成昨晚在桦林乡柳家村蹲守了一宿,现在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今晚就差不多能收网了,听懂了吗。”季洁简要的说了一下,嗓子都有点难受了。
“懂了,那我汇报去。”李达康迅速收到关键信息,拔腿就往外走。
“哎,你还记得老郑办公室在哪儿吗?”
“在哪儿啊?”李达康停住脚,转头看季洁。
“楼上左手边第三个屋,上面有牌子,写着xz支队长办公室。”
“行,我知道了,谢谢季洁...

小短篇

“欧阳,我们先回家,我给你准备了火锅,洗澡水也给你烧上了,今天晚上你好好休息,明天我们去复婚。”李达康一手提着行李一手握着欧阳菁的手上车。
“行,都听你的。”欧阳菁欣然点头。
“你先睡一会儿,到家了我叫你。”“嗯”
等红灯的功夫,李达康就转头看看欧阳菁,十年虽然有些长,但是却没在欧阳菁的脸上留下痕迹。
“真好”李达康心里很感激老天,眼睛里有了些晶莹。
“欧阳,醒醒,到家了。”一个小时后到家了,稳稳的停在门口,李达康轻轻叫醒欧阳菁。
“哦”欧阳菁揉揉眼睛下车,李达康开门让欧阳菁进去。
“欧阳,你洗洗手去吃饭,我去拿行李。”
“嗯”欧阳菁洗了手,顺着飘出香味坐到饭桌旁。
“尝尝好不好吃。”李达康把行李放到卧室,出来...

© 任凯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