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身守候11

下午两点半,欧阳菁出门散步,感觉到有人在跟着自己,欧阳菁停下脚步,回头看却什么人都没有,李达康屏住呼吸怕暴露自己。

继续往前走,有听到后面轻微的脚步声和呼吸,欧阳菁再次停下来,李达康赶忙躲到一边。

“嘭,嘭。”突然出了两声枪响,欧阳菁到处找枪声来源,“嘭,嘭”又响了两声,李达康实在是忍不住了,跑过去把欧阳菁拉到了安全的地方。“嘭”又一声枪响,李达康把欧阳菁抱在怀里,欧阳菁感觉自己就是在参演一部大片,有空荡荡的大街、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的枪声、被一个人拉过去紧紧抱在怀里,这个人还是她的前夫,比大片的情节还刺激。

“李达康!你怎么会在这里,什么时候来的?”

“半个月之前,你没事吧?”

“我...

精神错乱李达康

有点怪异,我也说不上来怎么会有这个脑洞。


“嫂子,好久不见。”

“别叫我嫂子聊,早就不是了。”

“我是来请您写信的。”

“写信?给李达康?”

“是的”

“他那么忙,就算我给他写他也没时间看。”

“大哥他现在有些精神错乱了,每天都要靠药物维持,工作上个月就停了,希望您能给他写一些字,哪怕就一行也好。”

“精神错乱?”

“之前的事故出了纰漏,上级要求他停职检查,结果只有开始,没有结束,到现在也没有说法,大哥现在每天除了看规划图就是看您的照片,有时候睡着觉突然醒来要找您,上次我打个盹的功夫,他就自己走到天台上去了,我连哄带骗了很久他才下来,嫂子,您也知道他是非常热爱工作的人,现在让他停下来反而他接受不了,请您...

隐身守候(10)

“妈,这几天在中国过得怎么样?都干什么了?”

“挺好,去看了过世的同学,跟你大路叔叔一起吃饭,回学校看了看,这一眨眼都过去这么多年了。”

“那个林凯叔叔怎么没和您一起回来啊?直接回他的英国老家了?”

“他碰上一个老同学,喝多了,明天回来。”

「还回来干嘛,直接回英国得了,省得我爸郁闷……」李佳佳嘴里小声嘀咕着。

“佳佳,你说什么?”

“没说什么,来,听歌吧,是我朋友写的歌,挺好听的。”李佳佳打开了音乐,轻快略带忧伤的歌曲响起。

“到家了,妈你早点休息,我先回房间了。”

「我妈回来了,看起来状态不错,我给她放了那首歌,她听睡着了,明天我再给她放」李佳佳给父亲发了消息。

“是欧阳...

微博上看到的🤓🤓🤓

题目被海淹没了

“李书记小心!”来不及反应,金昊一把推开李达康,自己被疯狂的大货卷入车下。

“金昊!”李达康眼睁睁看着秘书被大货碾压,喊着秘书的名字。

大货开走了,李达康跑过去蹲下来,抱起金昊的头。

“小金,你挺一挺,千万别睡!”李达康掏出手机打120和110,声音有些抖。

“大哥,”金昊知道自己没时间了,就略去了敬称和官方的话,“我给您买了礼物,您记得收……”

“啊?好好好,但是我要你亲自放到我手上,你挺一挺,救护车马上就到!”

“我…可能等不到了,大哥,我好累,我想睡觉……”

“好……小金,我知道你累了,你睡吧,大哥在这儿,大哥陪着你。”李达康慢慢跪下来,把金昊的头抱在怀里,他的眼泪一滴一滴...

互穿 李达康X陶非(3)

接下来的几天【李达康】回家都比较早,最晚都不超过八点,一半额工作都给了市长吴皓哲,有应酬也让吴皓哲去。

“吃完饭一起出去散步吧”【李达康】扒拉着米饭。

“嗯?好。”欧阳菁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想伸手摸丈夫的额头,却被他躲开了。

“你你别多想,我就是突然想散步了,以前太忙,今天才有空闲,你要是不愿意去就算了。”【李达康】的口气带着三分小心。

“好,吃完就去。”欧阳菁点点头,唯恐李达康下一秒变卦。

【李达康】低着头没再言语。他说的话也是陶非想对妻子田辛如说的,两人工作都很忙,一个月都见不上一面,更何谈一起吃饭散步。

“好久没散步了,京州变化真大。”

“这都是你李大书记的功劳啊,你还说,...

“你以后不要再来了,这里不适合你来。”
“可是我......”
“李书记请回吧”
“欧阳,我....”

“达康,谢谢你,愿意一直等我。”
“达康,你后悔过吗?”
“达康,这是京州最高的地方,在这儿能看到京州的夜景,你来看过吗?”
“达康,我回汉东师范大学了,学校比我们那个时候好看了,还遇到了你们那届学生会的副会长邱明礼。”
“达康,桃花林建成了,真美,听说是你提出来的,设计方案也是你出的,你看到了吗?”
“达康,我们的女儿佳佳今天出嫁了,你看到了吗,你高兴吗?”
“达康,坐在山上看星星真的很漂亮,你现在能理解了吗?”
“达康,大路也走了,现在你们应该见面了吧”
“达康,今天是我生日,如果你还在会不会给我准备礼物?...

【康菁】难得

十年过去了,刑期结束了。

“在里面呆的久了,连阳光都感觉刺眼。”坐在副驾驶,欧阳菁拿出了当年被捕时戴的那副墨镜。

“慢慢适应,不用着急,饿了吧,想吃什么我请你。”王大路打开空调,上调了几度。

“吃火锅,越辣越好!”

“好。”

“李省长,欧阳菁已经出狱了,大路集团董事长王大路接了她。”

“知道了,你去忙吧。”李达康没抬头。

“是。”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

“去美国找佳佳,明后天就去办手续。”

“行,那手续下来之前你就住在帝豪园吧,别去住酒店了。”

“不用了,不能再麻烦你了,这些年你帮我太多了。”

“你……好吧。”

“李省长,欧阳菁正在办理移民手续。”

“一般的话需...

赵东来见到了欧阳菁,把染了血的信封递给她。

“他……没能抢救过来……”

欧阳菁颤抖地接过来,打开看,一张信纸,一沓现金。

打开信纸,没有称呼,没有落款,只有一句诗:

两情若是久长时,

又岂在朝朝暮暮。

【康菁】依然没题目

“欧阳,好久不见,坐。”李达康有些紧张。

“你怎么来了?”欧阳菁很意外。

“我……我,那个,小金蛋糕拿过来。”

“嫂子,祝您生日快乐。”小金小心翼翼的捧出蛋糕,拿出蜡烛插在蛋糕上,李达康拿出打火机点蜡,弄好之后,小金出去站在门口等候。

“今天不是我生日,你果然不记得了。”

“我知道不是,距离你的生日还有一个月零十天。”

“你什么时候记得这么清楚?”欧阳菁再次感到意外。

“我一直都记得,只是之前太忙,没能好好陪你过过。”

李达康有些愧疚。

“算了,都过去了。”欧阳菁抬头眨了眨眼睛。

“来,你闭上眼睛,许个愿。”

欧阳菁虽然觉得很可笑,还是照做了。

欧阳菁许了什么愿,李达康...

© 任凯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