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菁】小虐也挺好(40)

“欧阳菁,先吃午饭,吃完我们大姐要见你。”
“你们大姐?她叫什么?”欧阳菁问。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快吃吧。”“哦”
“欧阳菁,你好啊,不知你对我们的招待满意吗?”赵小珍轻轻摇晃着高脚杯,看着欧阳菁。
“你是谁?”
“赵瑞龙和赵小惠的姐姐,赵小珍。”
“你为什么要把我弄到这儿来?”
“因为我要杀掉李达康,或者,杀掉你们俩,你们害得我赵家家破人亡,我要报仇。”赵小珍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然后狠狠的拍在桌子上。
“你父亲和弟弟是罪有应得,赵小惠我不认识,但是这都与李达康无关。”欧阳菁没有被她吓到。
“你这么一说我记起来了,当初是你供出了刘新建,然后牵出我弟弟,导致我弟弟一步一步陷入圈套,最终被捕枪毙,这件事的确和李达康没关系,是你的错,应该先杀了你!”
“赵小珍,我虽然罪犯,但是你杀我是犯法的。”
“我无所谓,我们赵家就剩下我一个人了,只要能报仇即使是犯法我也干。对了,我妹妹赵小惠曾经和你是校友,你还有印象吗?”
“赵小惠?我没印象。”
“给她看照片。”赵小珍挥了下手,Lucy拿起了桌上的照片。
“这就是我们二姐赵小惠。”Lucy把照片给欧阳菁看。
“我想起来了,她和李达康都是中文系的,他们是同学。”
“没错。那时候……原本她已经逃到了国外,可是李达康却放出病危的假消息,我妹妹不顾被捕的危险跑回国去医院看他,结果她在医院被捕,李达康连一句抱歉的话都没有……被判了二十年。”
“李达康又没做错,凭什么向她道歉,李达康没被她害死就很不错了。”
“你……”赵小珍恼羞成怒打了欧阳菁一巴掌。
“我说的是事实,再说了,你们赵家早就一觉踢开他了,我亲眼看着他在林城没日没夜的工作,耗费那么多心血才让林城经济发展起来,你们竟然还好意思说李达康忘恩负义!”
“哼,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让你和他黄泉路上做伴吧,后天下午他就来了,我要让你亲眼看着他死在你面前,让你也尝尝痛苦的滋味。你们把她带下去,严加看管。”“是”

“小金,扶我一下,我要下床走走。”
“可是大哥,刚才医生跟我说您以前的伤还没彻底好,宜静不宜动,应该在床上躺着……”
“没事,欧阳还在她们手里,我要救她!”
“好吧,不过大哥,您要是累了就停下,别伤着。”
“我知道了。”李达康在金盛彧的搀扶下开始迈步,一点一点往前走,走了大概五米,他推开了金盛彧“我自己来” 金盛彧只好在一边陪着李达康慢慢往前走,从下午一点半走到了四点半,中间歇了三次,每次五分钟,李达康走的满头大汗,金盛彧拿出随身携带的纸包,抽出几张纸给大哥擦汗,“大哥,可以了,您都走四个小时了,回床上躺着吧,您要是还想走,就吃完晚饭我再陪您走。”“那好吧”李达康无奈的点点头,挂着绷带的左臂在微微发抖,金盛彧搀扶他慢慢站起来往病房走,没走几步他又推开了金盛彧,自己一步一步慢慢地向病房走去,金盛彧慢慢地跟在他身后。
“大哥,您先睡会儿吧,一会儿吃晚饭了我叫您。”
“好,我还真有点困了。”李达康慢慢睡去。

两天过的很快,这两天里李达康玩了命的练习走路,终于好多了,还拆下了绷带。
“大哥,您确定您的左臂没问题吗,要不再请医生看看吧。”
“不用了,我只要不碰水不磕碰就没事。把西装和领带给我我去换上。”
“给您,对了,昨天在西服里发现了一张纸条,您要现在看看吗?”“给我,我看看”

【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李达康轻声念出来,脸上出现了微笑。
“晏殊的《玉楼春》!”金盛彧立即说道。
“行啊,你小子”李达康看了金盛彧一眼,然后把纸条揣进兜里,“你是不是没事就看情诗大集啊?”
“嘿嘿,就记住了几句。”
“好了,不开玩笑了,你给赵东来打电话,让他半个小时后到城西废旧仓库,多带些人。”
“是。”金盛彧立即出去给赵东来打电话。
李达康进卫生间换衣系领带。

另一边,于利福正准备把伪造的笔录放进收集箱中,这时门被推开了。
“于副组长请住手!”田国富叫住了于利福。
“住手,你凭什么叫我住手,我可是你的上级领导。”
“我要是没猜错,你准备拿伪造笔录回京交差吧。”
“是又怎么样,现在这里我说了算,我说他李达康违纪了他就是违纪了,我说他犯法了他就是犯法了,你能奈我何?你和沙瑞金都管不了我。”于利福直起身,走到田国富面前,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他们管不了我能管吧!”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于利福看向门外,杨世玢,肖明生和若干中山装人士进入房间。
“你……怎么是你们?肖明生,我记得我……我明明亲眼看着你把那杯有毒的水喝下去的,也亲眼看着你倒下的,你怎么还活着?!”“不错,我是喝了那杯水,但是你别忘了,你中间出去过一趟,别看只有十秒钟,但是足够用了。”“那你的意思是……是我喝了那杯毒水?”“错,我只是把毒水倒进了墙角的花盆里,你的水我一点都没动,如果我真的把那杯毒水给你了,你现在还能站在这儿吗?我不是你,我没那么心狠!”肖明生心里很失望也很气愤,他从没想到过跟他认识了快三十年的人会下毒害他,还好毒药没完全溶解,在平底部有一些沉淀,肖明生及时发现并倒掉了,不然早就一命呜呼了。
“于利福,那些真笔录我们已经找到了,现在又抓到了你现形,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我无话可说。”
“带走。”杨世玢一声令下,两名中山装便走到于利福面前给他带上手铐并带出房间。
“你们把这些伪造笔录收起来带走。”
“是”两名中山装把其余还未装完的伪造笔录装好,然后抬出了房间。
“留下两个人搜查这个房间和刘磊(小刘)的房间,其他人跟我走。”七个人离开了。

“去告诉赵小珍,李达康来了。”半小时后,李达康来到了城西废弃仓库,大门口有两个人守着。
“我去,你搜身。”“好”一个去报告一个留下来搜身。
“李先生抱歉,请你配合。”
“没问题。”李达康尽力自然的抬起了双臂,。
“好,请稍等。”“李达康先生请随我来。”
“bang”李达康刚迈进大楼,就被人从后面打了一棍,没打脑袋,打的是右腿,但是力道也不轻。
“赵小珍,你这是什么意思?!”李达康的口气里有疑惑有愤怒,他慢慢站起来,看着正品着红酒的赵小珍。
“没什么意思,就是想打了。”赵小珍露出诡异的微笑。
“欧阳菁呢?她在哪儿,你要是敢伤害她我绝对饶不了你!”李达康忍着剧痛,向前走了两步。
“别着急,你会见到她的。Lucy,去把咱们李大省长的前妻带过来,让他们夫妻团聚。”在“前妻”俩字上赵小珍格外用力,语气里满满的不屑。
“是”Lucy向地下室走去。
“赵小珍,我劝你立刻投降,交代所有的犯罪事实,争取宽大处理,免得落得和你弟弟一样的下场。”李达康没有因为自己独自面对这么多人而感到势单力薄,依然镇定自若,保持着一贯的风范。
“不可能,我赵小珍就是和警察同归于尽也绝不可能投降,我的字典里没有这两个字!”
“呵,你配吗?还想和警察同归于尽。”
“李达康!”“怎么,我说错了?你们赵家哪个不是罪恶滔天?侵吞国有资产、行贿受贿、买凶杀人、参与黑社会性质组织、虚假竞标、袭警伤人、伪造证书、挟持人质……随便拎出两条就够判十年的。”
“够了!李达康,我告诉你,就算我们今天逃不出去也要让你和欧阳菁陪葬!”
“你妄想,我最后再奉劝你一句,马上投降,争取宽大处理。”
“李达康,”欧阳菁看到李达康立即挣开Lucy和另外一个人,走到李达康面前,“达康,你有没有受伤?这个疯女人有没有为难你?”欧阳菁打量着李达康。
“我没事,她有没有伤害你,让你受委屈?对了,前两天夜里又是打雷闪电又是刮风下雨,是不是吓到你了,现在感觉好多了吗?”
“我没事,你的左臂怎么了?”
“没事,一点轻伤,不用担心,过几天就好。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啧啧啧,真是一副感人的画面呐。”
“赵小珍,我不管你要干什么,不要牵扯欧阳菁,她是无辜的。”
“她无辜?如果不是她招出刘新建就不会有后面那些事,我们赵家就不会家破人亡了!”
“那是你父亲和你弟弟罪有应得,自作自受。”
“你闭嘴!李达康,我告诉你,今天我要让欧阳菁亲眼看着你被打死。Lucy,艾玛,你们把欧阳菁拉到一边,杰克,阿泰,不用客气,给李达康留口气就行。”
“是”“是”欧阳菁被拉到一边,两个打手先一脚踹倒李达康,然后一人拿一根棒球棒“热情招待”。
“赵小珍,李达康可是省长,你不能打他!”看着李达康被打,欧阳菁心都快碎了,眼泪止不住的流。
“我不管他是身份,我要他死!!!”赵小珍悠哉地喝着红酒,醇香的红酒,欧阳菁的哭喊声和眼前李达康被打的场面让她非常享受。
李达康抬起两只手臂护着头,左臂挨了结结实实的一下,他哼了一声,放下了左臂,只能用右臂护头。
“duang” 这一棒落在了李达康的后脑上,李达康的右臂也放下了,鲜血沿着额头往下流,眼睛看东西有了重影,意识越来越模糊。
“达康,达康,你醒醒啊!”欧阳菁挣开了Lucy和艾玛的手,跑到李达康身边,抱着李达康的头。
“欧阳,你看,这是……是你给我买的西服,你还记得吗?”
“我记得,我当然记得,但是达康你要挺住,你不能死啊,你死了我怎么办?”
“欧阳,你不要哭,这样……这样该不漂亮了……欧阳,如果我真的挺不过去了,你也一定要好好活着……”
“达康,你不要说了,你不会死的,不会的……”
“Mawinner,剩下的事交给你了。”“是,珍姐。”
那个被叫做“Mawinner”的男人提着枪走到欧阳菁面前,准备开枪,突然枪声四起,警笛声也响起。

评论 ( 4 )
热度 ( 19 )

© 任凯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