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啊,你嫂子是不是过几天出来?”
“是,三天后,大哥,我陪您去接她吧。”
“我现在这样接不了了,但是我想跟她最后吃顿饭,七年前还没来得及她就被带走了,我想补上这个遗憾。”
“那好,我去跟她说。”
“你别…别把我现在的情况告诉她,她心软,我不想她因为我再把下半辈子搭上。”
“是,我知道了。”
“金啊,你马上去饭店订菜,什么菜都行,但是一定要有南湾海蛎香菇汤。”
“诶,那时间定在十一点半行吗?”
“嗯,行,你去订吧,把我电话给我,我要给几个人打电话。”
“嗯。”金盛彧把手机递给李达康,然后退出去了。
“喂,赵东来,我跟你说个事……”
“好,我记住了。”
“喂,是林华华检察长吗,我是李达康。”
“是我,您有什么吩咐?”
“我想请你帮个忙……”
“您放心,我记住了”
“喂,是侯亮平吗,我是李达康。”
“是我,您最近还好吗?”
“挺好的,我想请你帮个忙。”
“您请讲,我一定做到。”
“是这样……”
“好的,陈海和我在一块儿,您不必再给他打电话了。”
“那好,麻烦你了。”“您太客气了,应该的。”
“喂,大路,我跟你说……”
“好……好吧,我知道了。”
“喂,佳佳,我是爸爸……”
“我说过你以后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你怎么还打!”李佳佳一下子挂了电话,李达康难过的把手机放到一边。

三天后
欧阳菁拎着行李走出监狱大门,看到了金盛彧。
“嫂子。”金盛彧走到欧阳菁面前。
“别,我早就跟他离婚了。”
“那好,欧阳女士,大哥让我来接你。”
“不必了,你替我转告他说声谢谢。”
“王总出差了,您在这儿也打不着车。”
“那好吧,谢谢你了。”欧阳菁没办法只好上了车。
“大哥说他今天想和你吃一顿饭,把七年前的遗憾补上。”
“新闻上说他退休了,他病了?”“是的。”
“他从来不会好好照顾自己,好在有新夫人照顾他。”
“大哥没再婚,还是一个人,组织介绍的人他都婉拒了,他说,没有您的余生,他宁愿孤独终老。”
听了金盛彧的话,欧阳菁愣了一下,换了话题。
“你呢,应该结婚了吧,也应该是个区长了吧。”
“没有,还是大哥的秘书,他生病退休之后,zuzhi交给我的工作就是照顾大哥,做他的生活秘书。”

“他……”“好了,到了,我带您去找他。”
“大哥,人来了。”金盛彧拽开椅子,方便欧阳菁坐下。
“嗯,你先回去吧,等结束了我给你打电话。”“是”
“对不起,这七年我一次都没去看你。”
“没关系,我们已经离婚了,你没必要再挂念我,怎么,几年不见,学会耍帅戴墨镜了。”
“怎么样,不难看吧?”“不难看”李达康扶了扶墨镜。
“菜还得一会儿,你先喝水,我刚才倒的,不烫正好能喝。”
“这七年为什么不结婚呢?”
“没必要,一个人也挺好的。”李达康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做到极近自然,让人看不出任何破绽。
“听小金说你生病了,好些了吗?”
“没事,都好了,你看,我现在不是挺好吗。”李达康笑着。
“我后天就去美国找女儿,你有没有什么话需要我转达给她?”
“没有,你俩好好互相照应就行。”
“抱歉,打扰一下,菜来了,”服务生端着菜进来了,“李先生,您的朋友让我转告您……”服务生在李达康耳边说了几句,“好,我知道了,谢谢。”李达康点点头,服务生离开。
“欧阳,我记得我的工资卡在你那儿,里面现在应该也有三四十万,应该够你用一段时间了。”
“嗯,知道了。”
两人吃了一个多小时,一切都很正常。
“帝豪园的钥匙给你,这两天你去那儿住吧。”
“你找王大路要的?”
“对,我知道你不想回咱们那个家,所以找大路要的。”
“好,谢谢。”
“欧阳,一路顺风,我就不送了。”
“我走了,你保重。”“嗯,我会的。”
欧阳菁提包走了,李达康还坐在那里,给金盛彧打了电话。
“她走了,可以来接我了。”“我马上去接您。”
两天后,汉东国际机场。
欧阳菁正在候机,陈海,侯亮平,林华华,陆亦可,王大路,赵东来,周正,金盛彧向她走过来。
“你们……怎么来了?”
“我们来给你送行。”侯亮平开口。
“欧阳菁,去了美国重新开始吧,别再误入歧途了。”
“嗯,我记住了,谢谢。”
“可怜了李书记……”“东来!”
“他有什么好可怜的,我看他过得不错。”
“可是……”“赵东来!”
“怎么了,他出什么事了?”听到赵东来两次说话被拦下,欧阳菁起了疑心。
“您别听他们胡说,欧阳女士,这是大哥让我给你的,他希望你能收下。”金盛彧把纸袋递给欧阳菁,“他说让您到了美国再打开。”
“好,代我谢谢他。”欧阳菁接过了纸袋。
“好了,到点了,去吧,再见。”
“再见,一路顺风”“再见,保重”“注意安全”“谢谢你们,再见”
欧阳菁登机了,金盛彧一行人走出了机场。
“各位,我代我大哥谢谢你们。”金盛彧给几位深鞠一躬,让侯亮平等人心里十分不好受。
陈海:“小金,李书记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还好,每天听听收音机,我给他读报纸。”
侯亮平:“你辛苦了,明天我去看看他。”
陈海:“我跟你一块儿去。”
“那我们过段时间再去,一下子去太多,会打扰到李书记。”
“谢谢各位,我回去了。”“嗯,再见。”
赵东来:“我想李书记最遗憾的就是没能亲自送欧阳菁上飞机了。”
陆亦可:“其实,如果李书记肯说实话,欧阳菁不会走的。”
侯亮平:“他那天千叮万嘱,让我们也不要说漏嘴,就是为了能让欧阳菁安心地走。”

五年前,京州郊区的一个化工厂爆炸,李达康去现场处理,结果二次爆炸炸伤了他,住院了一个多月,眼睛永久失明。
身上的伤恢复后李达康就病退了,金盛彧主动请求照顾李达康,zuzhi批准并给李达康分了一个小楼,为了方便,李达康把原来使用的触屏手机换成了老式按键手机。
他让金盛彧买了一副墨镜,并在欧阳菁吃饭之前把所有的步骤都练了很久,以至于在欧阳菁面前没有露馅,完美骗过了她。

评论 ( 10 )
热度 ( 24 )

© 任凯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