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还你,悲伤给我

结局如题。
欧阳菁刑满释放,李佳佳去接她。
“二位请留步”就在母女俩准备上车去机场时,身后一个人叫住了她们,回头一看,是李达康秘书金盛彧,他拄着双拐一步一步走过来。
“金秘书,你这是……”
“三年前车祸受伤,医生说我这辈子只能这样了。”
“那你叫我们是有什么事吗。”
“我知道我是一个外人,没有资格评论您家的事情,但是我真心你们在离开之前最后看一眼李省长,他一直都在牵挂着你们。”
“他怎么了?”到底是二十多年的夫妻,怎么可能会真的不闻不问,欧阳菁感觉莫名的难受。
“二位若是不介意,我可以为你们带路。”
“好,上车。”李佳佳打开了车门。
“小顾,你先回去吧,我有事要办。”
“是,少爷。”司机走了,金盛彧上了李佳佳的车,李佳佳和欧阳菁也上了车,离开了监狱。
“金秘书,我们去哪儿?”
“静慈陵园。”
“陵……陵园?”母女俩大吃一惊。
“到那儿你们就知道了,先开车吧。”
一个多小时后,到了静慈陵园门口。
“金秘书,你小心。”
“我没事,嫂子你不用担心。”金盛彧慢慢下了车,拄着拐杖慢慢走着,母女俩一左一右并行。走了二十多分钟,来到一排墓碑前。
“李省长,他……在这里。”金盛彧声音哽咽,向前走了几步,停下,看着墓碑。
“他他怎么会……”看到李达康的墓碑欧阳菁一下子就崩溃了,她蹲下来摸着墓碑上的照片,李佳佳也流下了眼泪。
“三年前,我们去外省考察,在回来的路上出了车祸,司机当场死亡,我和李省长都受了重伤,在医院昏迷了很久,我醒来之后就一直坐轮椅,但是李省长还是昏迷,我去看他,他还念叨着您和您女儿,他让我千万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你们,他不想你们为他难过,没过多久他就去世了,我还清楚的记得那天是他五十六岁的生日。”
“那王大路和杏枝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为什么?”欧阳菁哭喊着。
“王总四年前就进去了,罪名是偷税漏税和行贿,被判了12年,杏枝大姐五年前就去北京和她儿子生活了,我也离开了政府,回了家养病,您这四年的用度都是我以王总和杏枝大姐的名义送过去的,这也是李省长临终交给我的事情,他……他怕以他的名义给您您不收……”金盛彧讲了这几年的事情,“他的遗物我都收到我家了,您二位要……要不要去看看或者带走?”
“那好,谢谢你了。”
到了金家豪宅,金盛彧领母女俩去了一间卧室。
这间卧室将近80平米,每天都有人打扫,里面都是李达康的遗物,桌子上摆着李达康的照片。
“这本笔记是李省长生前用的最后一本,最后一页有他相对您说的话。”金盛彧拿起桌子上的笔记递给欧阳菁,欧阳菁打开看。
“对不起,我不能等你回来了,希望你和女儿一切安好,这些年是我忽略了你,现在我想通了,自由还你,悲伤给我。李达康笔。”
“那……那电视新闻上为什么没有说?”
“当时上级对车祸的发生都有异议,本想调查清楚再公诸于世去,但是……最后就不了了之了。”
“金秘书,谢谢你,这些我全部都要。”欧阳菁的声音颤抖着,眼泪再次流下。
“好,你们二位先去美国吧,遗物我会空寄给你们的。”
“谢谢你了,妈,我们先走吧。”“嗯”
欧阳菁拿着那本笔记和李达康的照片和李佳佳走了。
去美国之前,母女俩去了一趟监狱,看了王大路,去了北京看看田杏枝,然后从北京坐飞机去了美国,五天后收到了金盛彧寄来的李达康的所有遗物。

评论 ( 5 )
热度 ( 20 )

© 任凯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