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菁】小虐也挺好 奇葩二夫人的神助攻(1)

李达康恢复工作一周后田国富请他去办公室,还是要谈那件事。

“李省长,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我也知道你不想谈这件事,但是真的不能再拖了,杨世玢组长临走之前特意和我强调了这件事,我和沙书记都不能再帮你当了,所以你必须得考虑这件事了。”

“那好吧,您有消息了通知我,谢谢。”

“嗯,好。”

第三天,李达康就接到到了田国富的电话,让他中午下班了到帕卡诺咖啡厅。

“506单间。”李达康一踏进咖啡厅就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是一个女人的声音,说了房间号就挂了,李达康按照提示找到了那个单间。

“李省长,你迟到了,整整十分钟。”坐在对面的女人指指自己的手表。

“抱歉,临时有事耽搁了,请见谅。”

“没事,你喝点什么?”“一杯水就好。”

“OK,”女子摁了一下遥感点餐单,要了一杯水。

“对不起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吴阿桐,京州实验中学的一名教师。”

“莫名感觉有几分熟悉感,好像认识了很久一样。”

“是吗?对了,我和你是校友,都是汉东师范大学的学生。”吴阿桐顿了一下,“如果你觉得没问题了这周五就领证吧。”

“诶,行。不过我要先说一下,我工作忙,经常不能按时下班,我也不太会照顾别人。”

“这你都不用考虑,我不介意这些,我也能自己照顾好自己,还有,我知道你的想法和我一样。”水进来了,吴阿桐喝了一口咖啡。

“嗯?什么想法?”李达康有些惊讶。

“名誉夫妻,互不干涉。”吴阿桐稍稍前倾了一下身子,低声说道。

“没错,说来不怕你笑话,我这个人心小,只能容下我前妻一个人。”

“啧啧啧,好了,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没什么了,只是我需要跟你约法三章。一、不许打着我的旗号......你能做到吗?”

“当然没问题,不过五年之后我们就离婚,结束这个关系。”

“五年之后?”李达康楞了一下,心里暗想道“五年之后欧阳就出来了,也好,看来这个人也不是喜欢长久的人。”

“你就说行不行?”“好好好,可以可以。”“那就周五见。”

“那个吴女士,周五中午你在学校门口等着就行,我让秘书去接你。”

“行,再见。”

周五,两人在省委宿舍从简登记,正式过起了“名誉夫妻”的生活。

当天晚上,李达康把女儿李佳佳叫回家一起吃饭。

“这是我女儿李佳佳,这是你吴阿姨。”

“佳佳你好。”“谢谢,我不好,我饿了吃饭吧。”

“你怎么跟阿姨这么说话!”

"我就这么说话。"“你......”

“行了,你们爷俩别吵了,坐下吃饭。”

新家的第一顿饭在一片沉默和随时着火的氛围中吃完了,李佳佳吃完就走了,连招呼都没打一声,李达康有些脸上挂不住,就跟吴阿桐道歉。

“对不起,我这女儿她.......都怪我,没有实现和她谈这件事。”

“没事,我能理解她,你也不用放在心上,我不介意。”

“谢谢你。我去查几个岗,可能会晚一些回来。”

“哦,你别忘了带钥匙,我七点多要回学校看晚自习情况,也得十点多才回来。”“嗯,再见。”李达康穿上衣服出门了,吴阿桐继续看电视。

第二周,李达康带领着班子里的几个干部下乡,大概一个礼拜的时间。

“注意安全。”吴阿桐就这四个字的嘱咐,李达康谢谢了一声。


周三,李佳佳接到了吴阿桐的电话。

“你好,我是吴阿桐,我想和你聊聊。”

“我跟你没什么好聊的。”

“帕丁诺咖啡厅406见,如果你不来我就只能上你的单位找你。”

“你.....时间?”“现在。”“我知道了。”

“很守时,比你父亲强,他迟到了整整十分钟。”

“他工作特殊,迟到半个小时都正常,”李佳佳以为吴阿桐是在吐槽父亲,就护起了他,“你到底有什么事,快说。”

“我想给你讲个故事,名字叫做【谜中谜】。从前有两对情侣,都是在大学毕业之后就结婚然后有了孩子.....本来以为日子会这么平静的过下去,可是第二十年后第一对夫妇的丈夫车祸死亡,第二十六年后第二对夫妇因为不可抗因素分开.....那个丈夫去世的女人偶然了解到第二对夫妇的事情,决定做一件事,也算是报答姐妹的救命之恩.....他们相约五年一到,就立即离婚。你听懂了吗?”

“所以,你只是为了报答救命之恩,并不是真的要介入我们家?”听懂了故事的李佳佳目瞪口呆,才知道自己误会了“后妈”。

“没错,所以你不必把我当做坏后妈。”吴阿桐笑着点头。

“那......对不起啊,刚开始我还以为.....对不起,请你谅解。”李佳佳放下了戒备和仇视。

“没关系,你也是不知道真实情况,你有那个反应很正常,如果是我儿子的话,他个大概会反应更强烈。”

“嗯”李佳佳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我可以叫你佳佳吗,”“当然可以,吴阿姨。”

“这件事不要告诉你爸妈,等到时机成熟了我会亲自告诉他们。”

“好,我记住了。”

“如果你觉得可以,今晚早点回家,阿姨给你做几个拿手菜。”

“好,谢谢阿姨。”“你笑起来和你妈妈很像。”吴阿桐在李佳佳的身上看到了欧阳菁的影子,眼睛,微笑和神态都很像欧阳菁。

“阿姨,我问个问题呗。”“说吧”

“你跟我爸相处了一个礼拜,目前对他这个人的印象怎么样?”

“和大学时候一样,有点木,每天跟他也找不到话说,他每天就在客厅看着规划图比比划划还做笔记,有时候看着看着就愣神儿了。”

“听我表姑说从我妈进去之后他就这样了,天天睡觉之前都要看一眼我妈的照片才能睡。”

“呵呵呵呵,快到时间了吧,你回去上班吧,晚上记得早点回家。”

“诶,阿姨再见。”李佳佳回单位了,吴阿桐结完账回学校了。

五点半,李佳佳回到了省委宿舍的家,在门口就闻到了香味。

“哇塞,阿姨,你做这么多!?”

“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菜,就随便做了几道。”

吴阿桐用一个故事和一顿饭让李佳佳彻底放下戒备,两人关系好了起来。

偶尔一起逛街散步,还天天一起看电视剧看微博上的热点新闻。

一周后,李达康下乡调研结束回到家里看到二夫人和李佳佳相处的十分融洽,与亲生母女无异,让他大吃一惊,这才一个礼拜的功夫就好了?

“佳佳,你告诉爸爸,你跟你吴阿姨关系怎么这么好了?是不是她威胁你什么了?你跟爸爸说实话,别害怕。”李达康还是有些担心,几天后在办公室吃午饭时给女儿打了电话。

“爸,您这儿说什么呢,你跟吴阿姨相处的时间比我长,您还这么怀疑她,这要是让她知道了她多得多伤心啊!”电话另一端的李佳佳哭笑不得。

“嗯.....”“您就别担心了啊,我们真的是关系不错,别胡思乱想了。”

“那好吧,你吃饭吧。”“嗯,爸爸再见。”


某天周六,李达康中午回家,进门就闻了香味。

“今天做什么了?这么香?”“阿姨做馄饨了。”

“嚯,做这么多啊,三个人也吃不完啊。”

“不都是咱们吃的,我一会儿要去看一位在疗养院的朋友,她说想吃我做的馄饨了,正好今天我下午没事,一会儿去看她。”

“哦,那要不要我送你?”“不必了,我自己开车去就行。”

“你好,我来看欧阳菁。”“请稍等。”

“好久不见,你看起来还不错,还记得我是谁吗?”看到多年不见的老同学吴阿桐很开心,又有点心疼,声音有些发颤。

“额,抱歉,你是......”欧阳菁只是看着她眼熟,但想不起来是谁。

“大二的时候,你救过我的命。”吴阿桐的眼睛有些湿润。

“我救过你的命?你是吴阿桐?!”

“你可终于想起来了,这几年你的身体状况还好吗?”

“挺好的,不过.....我现在这样......”

“我不是来看你笑话的,你不用紧张,还有五年,加油。”

“嗯,我会的。”

“虽然李达康的身份能帮你避免一些麻烦,但是你自己也要小心。”

“我和李达康早就离婚了,前不久听说他结婚了。”

“放心吧,他不会真的对你不理不睬的,你也知道他的身份不同寻常人,组织原则他不敢违背。”

“我知道,算了,不说我了,你和杨宏展还好吗?我记得你们俩也是一毕业结婚了。”

“他在六年前出车祸死了,我把他埋在咱们学校东边的陵园了。那儿有向宁宁和林巍城,你也知道他们仨也是高中同学,做个伴,不会孤独。”

“唉.....物是人非了.....”

“好了,不说了,来,我给你做了馄饨你尝尝。”吴阿桐把保温盒打开,递给欧阳菁一双筷子。

“不错啊,”欧阳菁尝了一口,“当年的黑暗料理大魔王改邪归正了?”

“嘿,你再笑话我,下回我就给你做碳烤西红柿和酸麻老豆腐。”吴阿桐一脸坏笑。

“别别别,我错了,请你高抬贵手,我还想多活几年。”欧阳菁听到这两个菜名瞬间头皮发麻,当年就是这两道菜导致她食物中毒,请假三天在医院打了三天吊瓶,而杨宏展也差点英年早逝,在医院躺了半个月才康复。

“到时间了,我走了,有空我再来看你。”吴阿桐离开了。

“欧阳菁,对不起,我没有告诉你和李达康结婚的那个人就是我,但是你放心,我和他只是名誉夫妻,互不干涉,没有逾越礼数半步,将来等到时机成熟我会告诉你的。”回去的路上吴阿桐自言自语着。

此时在家里的李达康满脑子都是欧阳菁,一遍喝酒一遍跟女儿念叨着。

“佳佳,你妈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唉......”

“爸,您别担心,她好好的呢,您慢点喝,本来胃就不好。”

“你也知道,爸爸现在再婚了,不能去看你妈,可是我.....”

“哎呀爸,我知道您一直惦记着我妈,那你也不能这样对自己啊,吴阿姨对你也不错啊。”

“呵,那她也不是你妈。”说完又干一杯,几句话的功夫喝了三杯了。

“哟,爷儿俩说什么呢?”这时吴阿桐进来了。

“没什么,阿姨,您累了吧,我扶您进去休息。”

“我不累,快把你爸扶到房间休息吧,看起来喝了不少。”“诶。”李佳佳扶起父亲,“爸,您困了吧,我扶您回卧室。”

“不用,我自己能走,你和阿姨在这儿聊吧。”李达康自己回了卧室,躺在床上伸手把照片抱在怀里睡着了。

“阿姨,刚才我爸念叨着我妈来着,他又想她了。”

“其实他那句话我听见了,你爸真是个专情的好男人,可惜你妈没听到。”吴阿桐耸了一下肩膀,倒了两杯果汁,递给李佳佳一杯。

“以前,他忙着工作,对我妈的关注太少了,现在终于想起来关注我妈了。”

“我给你讲个大学时候的故事。有一天我和你杨叔叔出去逛街,逛了一上午,然后中午下冰雹,我们就在一个小餐厅边吃边等,两个小时之后才停,停了之后天气又重新好起来,我们回学校,结果我们刚走到图书馆就看见你妈一个人坐在凉亭里,还在发抖,我俩赶紧过去,我把外套脱下来给你妈穿上,问她怎么回事,你猜她怎么说的?”

“怎么说的?”

“她说,她本来跟你爸约好去学校跟前的植物园散步的,结果没等到他,你妈就那么傻傻的一上午。我说【你怎么不去找他?】,她说【李达康可能在忙着学生会的事,她不想去打扰他】,你杨叔叔说你爸就是一个猪脑子,这么大个人等他还能给忘了。我把你妈带进图书馆,让你杨叔叔去通知你爸。你爸来了,你杨叔叔找到他的时候正在看《资本论》,你爸的解释是看书看入迷了就把你妈忘了。”

“我的天,我的爹啊,那我妈还是没怪他啊?”

“你妈一句话没说,你爸知道她等了一上午之后一个劲儿道歉。你妈一个礼拜没理他,后来还是你妈同班的王大路调和的。”

“哈哈哈哈哈,那我爸是不是长记性了?”

“那我就不大清楚了,至少我们没再听到你妈说他失约的事情。”


某天李达康休息,他做好了饭菜,开了一瓶红酒。

“哟,李大省长,今天是遇到什么好事了?竟然亲自下厨。”

“吴阿桐,我想问你一些事,希望你能诚实的回答我。”李达康一脸严肃。

“问吧,我尽量。”

“你到底是什么人?”李达康双手交叉放在桌上。

“你在质问我?”

“你别误会,我没这意思,只是有人告诉我,你曾经去看过我前妻欧阳菁,你跟她说了什么。”说是这么说,但就是质问。凡是涉及欧阳菁的问题李达康绝不会轻易略过。如果眼神能杀人,吴阿桐至少重伤。

“你别这么看着我,我又没干什么?”

“我告诉你,不要打欧阳菁的主意,一点都不可以,否则我会让你付出代价。”李达康一字一字咬牙切齿,吴阿桐有点瘆得慌。

“行,你等着,我去拿点东西,你别动那么大火气。”吴阿桐站起来进了客房,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信封,放在李达康手边。

“这是什么?”李达康没有立即打开信封。

“你打开就知道了,不看就算了。”吴阿桐拿起筷子吃东西不管李达康了。

李达康打开信封,是一打照片,他一张一张仔细的看,脸上的表情慢慢从严肃转为平静,再从平静转为微笑,最后是恍然大悟的大笑。

“原来是你啊!好久不见我还真没认出来,我记得你是英语系的,我和欧阳菁参加过一次你的生日聚会。”李达康放下照片,推到吴阿桐面前。

“我和欧阳菁是同届校友和同省老乡,并且她对我救命之恩。”

“哦,对了,我记得你跟杨宏展也是一毕业就结婚了,怎么.....”

“六年前他去别的学校听课,回来的路上出了车祸,车上的四个人无一生还。我这六年也没再婚,除了杨宏展没有人适合我,你和欧阳菁的事情我也是偶然得知的,我提交了自己的资料,与其让你跟别人过争吵不休的日子,不如和我做【名誉夫妻】,互不干涉,五年一到,咱们俩离婚,我儿子那时候雪碧就能有工作,我去找他就可以,而你也能继续和欧阳菁在一起,懂了吧?”

“原来如此,对不起,我误会你了,还以为你要伤害欧阳菁。”

“没事,快吃吧,一会儿凉了。”“诶。”

“对了,我还想起一件事,你和我女儿说什么了?我记得她本来不太接受的,才一个星期你们就跟亲母女俩似的。”两人边吃边聊。

“我给她讲了一个故事,还给她做了几道菜,就好了。”

“真厉害,那故事不会是你胡编的吧?”

“不是,就是咱们大学时候的事情,她听完之后就放下了不少戒备。”

“什么都不说了。”李达康竖起大拇指。

两人吃吃聊聊了一个多小时。

“我困了,先去睡觉了,你要是想收拾就收拾,不想的话就放那儿,等我起来了再弄。”吴阿桐拿起照片打着呵欠回客房睡觉了。

李达康收拾桌子,把碗筷洗好,满意地进书房了。

“吴阿桐,谢谢了。”李达康看着书,想起了刚才吴阿桐对他说的话,又想起了大学时看书入迷忘记了欧阳菁的那次事情,被杨宏展骂是猪脑子,又是杨宏展出招、王大路帮忙从中调和才让欧阳菁原谅了他。



评论 ( 6 )
热度 ( 26 )

© 任凯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