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仇【三天删,三康一体,极致ooc,已做好挨喷的准备】

私设欧阳没有犯罪,配合政警协调行动,但最终重伤而亡。

“对不起,李省长,我们尽力了……”
“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欧阳她……”李达康攥紧医生的领口,额头上的伤口还在淌血。
“是的,我们真的尽力了。”
“怎么会这样呢!为什么?为什么!”李达康撕心裂肺的喊,声音回荡在整层楼。
“李省长,请您节哀。”医生留下这句话就走了。

“欧阳,欧阳……”李达康走进抢救室,看着欧阳静静的躺在那里,他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如河水决堤一样落下。
“欧阳,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当初不该同意这件事,如果我没同意你就不会受伤了,欧阳,我错了,你醒过来看看我好吗?我真的知道错了,你醒过来我们复婚好不好,我们一起等佳佳回来好不好?”李达康的眼泪和血落在欧阳的脸上,但是任凭他怎么呼唤欧阳都再也听不到了。
“欧阳,我带你回家,我们不在这里待着,这里冷。”李达康擦干眼泪,横抱起欧阳,想要带她回家,却被赶来的王大路拦住,劝了很久,才让欧阳进了太平间。

次日早上五点李佳佳下了飞机,直奔医院。
“我妈怎么会变成这样?李达康,你就是这么照顾我妈的吗!上一次你是怎么跟我保证的?你说话啊!”
“是我的错,都是我不好,我本以为这件事成功率很高,就不会出问题,可是我·······”
“可是可是,你只会可是,这两个字从小到大我听你说了无数遍!你知道我多讨厌这俩个字吗?小时候也就罢了,你到现在还是这样,我妈就是被你的这两个字给害死的!!!”李佳佳撕心裂肺地喊着。
“佳佳,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但是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我会用我的一生来忏悔向你妈妈赔罪的。”
“忏悔?赔罪?有什么用,我妈再也回不来了!”
“佳佳,五天后给你妈妈下葬,所有费用我来出。”
“不用了,你还是留着自己养老去吧,妈妈的后事我来处理,你就继续当你的书记,等着组织给你介绍新夫人吧!!!”李佳佳转身离去。

“欧阳走了,女儿也不要我了,我真的成孤家寡人了,我努力一生却连自己的家人都保护不了,我对得起京州百姓,却对不起欧阳和佳佳,我......我到底该怎么办???”
“达康,欧阳菁是被你害死的,你已经无愧于党和人民了,你应该去陪她了,你亏欠了她那么多,还好意思活下去吗?”拉克尔发出对李达康的质问。
“不,我不能,我还有佳佳,我要照顾她,我要看着她成家,还有我的工作,我现在还是京州市委书记,我还有很多事没做完......”
“那就辞职,专心陪李佳佳。”
“不行,我......”
“什么不行,你自己想想,你想不明白我替你做决定!”说完,拉克尔就消失了。
李达康想了一夜,最终决定离职,拉克尔说的对。
写好了辞职信,拿着它去找沙瑞金了。

 “达康同志,请坐,”沙瑞金非常客气,毕竟这件事是他拍板决定的,结果事情办成了,欧阳也因此没了命,看着眼前有些颓废的李达康,他真的于心不忍,也不安。
“谢谢沙书记,我就不坐了,我是来递交辞呈的,希望您能尽快批复,如果一周之后我得不到您的批复,我就不再等了。”李达康的声音没有了往日的足气。
“达康同志,我。。。。。。”
“如果您是想说对不起就算了,这件事不是您的错,咳咳,是我太冲动,否则欧阳就不会离我而去了,都是我的错······”

沙瑞金无话可说,只好沉默。
“我走了,不打搅您工作了,希望您能尽快批复,谢谢。”李达康转身离开,沙瑞金看着他的背影,感觉那个整日雷厉风行,精神无限的李达康一下子老了二十岁。
走到门口李达康转身看了沙瑞金一眼,眼睛里闪过一道红光,让沙瑞金有些发瘆。

“欧阳,我已经交了辞呈,不管组织什么时候批复,我都会带你离开京州,我们回金山县,我们找个带花园的小房子安安静静地过日子,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四天后,欧阳下葬,李达康坐在一边一声不吭,都是李佳佳和王大路在忙。
“沙瑞金书记......田国富书记......”
“我们是代表组织看看,以后有需要.....”
“滚,马上给我滚。”一直没说话的李达康抬头死死的盯着沙瑞金。
“达康.....”“爸.....你别这样......”王大路和李佳佳看向李达康,李佳佳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父亲的脸色这么黑,骂的还是他的上级。
“达康同志,我们.....”
“欧阳是被你们害死的,我不想在这里动粗,我再最后说一遍,请你们立刻出去。”李达康站起来眼睛从沙瑞金脸上移到田国富脸上。
“那好吧,我们走了。”
“二位请走好。”
“你们二位别往心里去,达康现在心情不好。”“我们知道,先走了。”
“还不滚,等着我送你们吗”李达康走到两人面前,伸手就要推二人出去,赵东来来了。
“你还有脸来!”李达康眼睛闪了一下,转身抄起凳子就朝赵东来砸过去,李佳佳和王大路赶忙拉住李达康,但此刻的李达康两个人才能勉强拉得住的,即使是身体健硕的王大路也有些费力。
“都给我让开!是这三个人害死了欧阳,我要给欧阳报仇!!!”李达康一手拽着赵东来的衣领,一手拿着凳子对着赵东来的脑袋打下去。
“李达康你干嘛呢?!住手!”老易跑过来夺下了凳子,狠狠给了李达康一拳,沙瑞金三人慌忙离场。
“沙书记,田书记,你们二位先回去吧,我去医院包扎一下。”
“嗯,如果不行的话就休息一天吧。”“没事,一点小伤不碍事。”
“达康,我知道你难受,但是谁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欧阳,对不起.....”李达康瘫坐在地上,转头看向欧阳的遗像。

一天下来,李达康父女俩眼睛肿了,嗓子哑了,老易和大路准备把他俩送回家。
“大路,不回市委宿舍了,我想去帝豪园,行吗?”
“行,当然行,老易,你就别去了,那三位还得你去给说说。”
“也好,那我下去了,佳佳,你和你爸好好的,看着点你爸。”
“我知道了,易叔叔您放心。”老易下了车。
“佳佳,我们不回市委了,暂时住在这里,但是不白住,明天你把这里的钱都转给你大路叔叔。”
“我知道了,爸。”
“你妈妈之前住在这里很久,这里到处都有她的影子和她的气息,佳佳,你感受到了吗?”李达康闭上眼张开双手,脸上带着笑,就像欧阳从未离开一样。
“我......爸,你早点休息吧。”“嗯,你也是。”
夜里一点,李达康突然坐起来,洗了把脸,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他不是李达康,他是郑伯鸿。
“不成功便成仁,我会为你报仇的。”郑伯鸿轻轻抚过欧阳的照片,最后看了佳佳一眼出门了。

“我有紧急的事要向他汇报。”“好的,李书记你稍等。”
“沙书记,李达康书记说有紧急的事向您汇报。”
“快,快让他进来。”“是”
“李书记,沙书记让你进去。”
“好,麻烦了。”郑伯鸿伸手拍了拍他肩膀,随后上前一步照着白秘书脖子劈了一掌,白秘书立刻晕倒,郑伯鸿把他拖进休息室,关上了门。
走进省委书记办公室,郑伯鸿先锁上了门,然后走到沙瑞金面前。
“沙瑞金,你看起来很开心啊。”郑伯鸿手撑在桌子上,嗓音有些沙哑。
“不是的,达康同志,我......”
“不用解释,我知道,案子结了,那伙亡命徒落网了,你可以向上面交差了,当然高兴,可是欧阳菁却被害死了!是你们的逼迫让李达康不得不同意,还说成功率达90%,可是欧阳菁却成了那10%!!!”
“等等,你不是李达康。”
“没错,我叫郑伯鸿,是李达康的前世,欧阳菁的前世是我妻子韩美珍,我们前一世因为误会而导致先后殉情,本以为这一世会好好白头到老,可是!你们却为了抓捕犯罪团伙让欧阳菁作诱饵,窝囊的李达康同意了,害她被杀!你说我是不是该找你们报仇!!!”
郑伯鸿纵身一跳上了桌子,伸手掐住了沙瑞金的脖子,沙瑞金伸手反抗,又被一下子摔倒在地,踹了十几脚。
“沙瑞金,你记住,我现在不会让你死,一周之内我一定取你性命!”郑伯鸿环顾了一周,走到书柜前,打开柜门,收起所有画面里有李达康的照片,潇洒离开。

“陈群芳,这事与你无关,回你房间去。”郑伯鸿不想当着陈群芳的面杀掉田国富。
“李书记,我知道我爸欠你一条命,但是这件事不全是他的错,是那些犯罪分子害死了欧阳行长。”
“陈群芳,你忘了独身一人漂泊异乡十五年,他田国富对你不闻不问了吗?你忘了你在伦敦出车祸差点因为没人签字死在那里吗?你还这么护着他!!!”
“那都过去了,误会也都解开了。李书记,那些害欧阳行长的人已经被抓起来了,幕后黑手沈禹汉也被我们逮捕了,过不了多久,他就会被判刑,最低二十年。”
“三十年也换不来欧阳菁的命,如果不是他们提出了这个方案,那欧阳菁就不会重伤身亡!!!”郑伯鸿一步一步逼近田国富父女。
“这个方案也是你同意的!”陈群芳攥着父亲的手,声音都点发颤,眼前的李达康比以前她见到的可怕一百倍,尤其是他的眼睛,凌厉到可以杀死人。
“没错,等我解决了这几个人我会带她离开这里,永远不会再踏进京州半步。陈群芳,我不想伤害到你,回你的房间去。”
“不可能,有本事你就连我杀了。”“希然,这与你无关,快进去。”
“行了你们,别在这儿父女情深了,我这就送你们上路。”郑伯鸿掏出刀解决了父女俩。

“赵东来,我在东和巷口115号等你,不来后果自负。”“李书记,我。。。。。。。”
“赵东来,这是你应得的。”郑伯鸿解决了赵东来返回了帝豪园。

“美珍,我回来了。”郑伯鸿抱着相片睡了,梦里是韩美珍在对他笑,就像他们在家一起吃饭时那样。

第二天,田国富父女,赵东来深夜遇害的消息便在水表圈内传开,李达康十分惊愕,是谁跟他们那大仇恨竟然杀了他们?沙书记现在怎么样了?下一个会不会是自己呢?

三天后中央来人,了解情况,找了沙瑞金谈话。
“沙瑞金同志,对于田国富同志的遇害你有什么看法?”
“我很难过,毕竟认识二十多年,共同搭档了两年多了,虽然偶尔意见相左,但是丝毫不影响我们之间的交情。”
“你不觉得奇怪吗?副省级的公安局长遇害了,与你同为正部级的省纪委书记遇害了,为什么你安然无恙呢?”
“可能也快了,毕竟这些年也没得罪人,或许什么时候就轮到我了。”
“这你放心,我们这次来特意带了一队特警来保护你,争取不让你受伤。”
“谢谢。”
沙瑞金整场谈话都没有提李达康,明知道李达康是凶手还装作没事人,也做好了心理准备。

第二个找了李达康谈话。
“李达康,最近你跟这三人见过面吗?”
“有,几天前我爱人欧阳菁葬礼上沙瑞金,田国富和赵东来都来了,但是我当时实在是太难过,情绪激动就把他们全都赶走了。”
“那之后有再见面吗?”
“没有,我交了辞呈,之后一直和我女儿在家,哪儿都没去。”
“问一下,你为什么要辞职?”
“我爱人欧阳菁是因为配合我们的行动才重伤身亡,虽然在行动前就估算过成功率,高达90%,可是没想到欧阳菁却成了那10%,我无法原谅自己,所以我要辞职,带着她离开京州。”
“原来如此,就说这些,希望你节哀,好好活下去,好好照顾你的女儿,让你的爱人放心。”
“谢谢,我走了。”

当天晚上,李达康站在沙瑞金门前,想进去却被特警拦下。
“我有紧急事情向沙书记汇报,麻烦你告诉他一声。”“你稍等,我去说。”
“沙瑞金书记,李达康书记来了,他说有急事向你汇报。”
“让他进来,谢谢。”来了,躲不掉了。
“沙瑞金,今天谈话表现很好,没有卖了李达康。”
“好,能不能容我写下遗书再死?”
“没问题,但是我告诉你,不要耍花招,否则我连你的家人也不会放过。”
“这你放心。”
待到沙瑞金写好遗书,郑伯鸿一刀解决了他,然后翻窗回了帝豪园。

“爸,你上哪儿去了?”看到父亲现在的样子,李佳佳心软了,妈妈已经不在了,父亲的痛苦不亚于她的痛苦,前几天是自己太过分了,没有想过父亲的难,现在好好照顾父亲大概也是母亲的所希望的吧。
“出去散散步”
“那你饿吗,要不要我煮东西给你吃?”
“不用了,早点休息吧,别熬夜,有事就喊爸爸。”
“嗯,你也好好的,妈妈已经走了,我们还要好好的活下去。”

次日,沙瑞金遇害又被传遍水表圈。
“爸,下楼吃早餐了。”李佳佳敲门叫父亲吃饭,里面却没有回应,于是她又叫了一遍“爸,你醒了吗,该吃早饭了”
还是没有回应,李佳佳轻轻推门进去,眼前的景象让她惊呆了,被子叠的如同豆腐块,满墙都是母亲的水彩像,还有一副一家人在海边的合影,
而爸爸李达康早已不知所踪,李佳佳上前一步,看到父亲留下的信,她赶忙打开。
佳佳,你妈妈是被我的冲动害死的,该报的仇我都报了,我去找你妈妈了,你好好活着,连同我和你妈妈的那一份活下去。
“这么说,那四个人是......是爸爸杀的?那爸爸呢?”李佳佳赶忙报警,穿上衣服去找父亲。
三个小时后,搜查的警方得到消息,从京西河中打捞出一具尸体,手里死死攥着一张照片,确认是京州市委书记李达康。

没有遗体告别式,也没有处分通知,李佳佳把父亲和母亲合葬,重新立碑。

 

 

评论 ( 1 )
热度 ( 10 )

© 任凯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