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菁】小虐也挺好 最终他选择了放手  


这场博弈终于以李达康胜出、赵家余孽和一群贪官归案结束了,但是李达康却开心不起来,住院期间他想了很多很久,最终下了决心,恢复任职的第三天他给田国富打了电话。
“田书记你好,明天你有时间吗,我有事想跟你汇报。”
“有时间,你大概什么时候来。”“下午三点,可以吗。”
“可以,那我就等着你了。”“好,田书记再见。”
第四天下午三点李达康准时来到了田国富办公室。
“李省长,你有什么事。”
“我个人的事。首先,感谢组织,感谢您和沙书记在我住院期间特批欧阳菁陪护我三天,谢谢。”
“李省长,你不必这么客气,换成是别人我们也会特事特办。”
“其次,我…希望组织能给我介绍合适的人,让我结束现在的单身情况。”
“你确定?”田国富准备拿起茶杯的手停在了半空中,眼睛看着他。
“我确定,希望组织能够尽快帮助我解决此事。”李达康面无表情,眼睛里却是满满的无奈与哀伤。
田国富收回了手,眼睛依然看着他,没说话,他不知道这件事李达康考虑挣扎了多久,但他知道他有多痛苦,因为当年他的境况和此时的李达康相差无几。
“恕我多言,那欧阳菁呢,你 不等她了?”
“她受了那么多罪都是被我连累的,我连她的安全都保证不了,还不如放手,让她少一些负担和危险。”李达康的声音在发抖。
“好,那你回去等我的消息,有合适的人了我就给你打电话,安排你们见面。”
“好,谢谢你,田书记。如果没别的事我就走了。”
“嗯,再见。”看着李达康离开的背影,田国富第一次觉得自己那句说了几十年的话有些残忍。但这是原则。
田国富拿起茶杯,看着它,却没了喝的兴致,就那么盯着它:李达康说的没错,连基本的安全都无法保证,还不如放手,我要是能想到这一点,静楠就不会那么年轻就死了。他放下茶杯去找沙瑞金了。
“瑞金书记,刚才李省长来找我了,希望组织能够尽快给他介绍适婚对象。”
“哦?那欧阳菁呢?他怎么说?”沙瑞金停下了手中的笔。
“无法保证安全不如放手。”田国富言简意赅一句话。
“那就尽快安排吧。”“嗯。我走了。”“好,再见”
下班后田国富先去花店买了一束百合,然后去城郊陵园。
“静楠,好久没来看你了,你在那边还好吗。”田国富站在墓碑前,慢慢放下了花。墓碑上写着「妻姚静楠之墓」。

两个星期后李达康接到田国富电话,让他第二天到一个餐厅去和女同志见面。那个人是一名医生,比他小五岁,丈夫早逝,有个儿子在上大学。
彼此印象都不错,只是李达康看着她的眼睛就想起欧阳菁。
两人见了两次就决定结婚,日期定在一周后。
结婚的前三天,李达康去了一趟监狱。
“最近还好吗?”“挺好的,你呢?”
“我要结婚了,三天之后。”
欧阳菁愣了一下,“哦,那恭喜你了。”
“谢谢,我……我是想说咱们两清了,你跟我受苦了二十多年,我救了你三次,这次差点连命都搭进去,以后咱们两不相欠,各自安好。”李达康面冷嘴狠,装作无所谓的样子。
“好……两不相欠,各自安好,那……李省长再见。”欧阳菁红着眼走了。
“对不起欧阳,我是为了你好。”李达康垂着头离开了。
一出门就下起了瓢泼大雨,李达康没有打伞,就那么走着,一边走一边哭,自己开车回了家。
如果说祁同伟的心死于在操场上下跪的那一刻,那么李达康的心就死于踏出监狱大门的那一刻。

停在这里不敢走下去

让悲伤无法上演

下一页你亲手写上的离别

由不得我拒绝

这条路我们走得太匆忙

拥抱着并不真实的欲望

来不及等不及回头欣赏

木兰香遮不住伤

不再看天上太阳透过云彩的光

不再找 约定了的天堂

不再叹你说过的人间世事无常

借不到的三寸日光

不再看天上太阳透过云彩的光

不再找 约定了的天堂

不再叹你说过的人间世事无常

借不到的三寸日光

那天堂是我爱过你的地方……

站在大院里,李达康没立刻回宿舍,就那么淋着抬起头看着天,这一次是彻底结束没有关系了。
住在李达康对面的新任省政法委书记孙海平无意间看到了李达康,立即拿着伞出了门。
“李省长,李省长,这么大的雨您怎么不回家啊,来,小心台阶!”孙海平一手打着伞一手扶着李达康送回了宿舍,萎靡不振的李达康连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都不知道。孙海平把他扶到沙发上,田杏枝连声感谢,孙海平告辞。
“哥,怎么淋成这样,你先擦擦脸。”田杏枝把毛巾递给李达康。
“没事,忘带伞了。”
“那也不能在外面淋雨啊,要是生病了可怎么办。”
“杏枝,以后不用再看欧阳菁了,记住了吗?”
“啊?为什么啊,嫂子……”
“我说不用去了你就不要再去了,这几天你把家好好打扫一下,过几天你新嫂子就搬进来了。”
“哦,知道了。”田杏枝被表哥吓了一跳,“这是药,你一会儿记得吃。”田杏枝把感冒药放在茶几上。
“嗯,知道了,你回屋休息吧。”
李达康脱下西服,摇摇晃晃的走到冰箱,拿出一罐啤酒,再坐回沙发上。“欧阳,对不起……”李达康哭了,他已经好久没有哭了,上一次哭是在林城,当时李为民出事,一夜之间几百个投资商都跑了,看着本来可以林城经济再进一步的烂摊子他站在桥边哭了,是为公;如今为了不再让欧阳菁受自己的连累他决定彻底和她切断关系,是为私。仰头喝啤酒的一瞬间余光看到了摆在茶几上的照片,他伸出左手扣下了照片。
第二天李达康给女儿打了电话,让她中午来家里一趟,李佳佳没听出父亲的声音有什么不对劲,还嚷着说要吃火锅,李达康说行。挂了电话之后让表妹做准备。
中午下了班,李佳佳直接奔向省委宿舍的家。
“怎么了爸,今天叫我回来了。”李佳佳坐在餐桌旁,拿起筷子下肉菜。
“没怎么,先吃,吃完再说。”李达康张不开嘴,但是必须得说,吃完饭再说吧,别让好好的一顿饭砸了。
“杏枝,你先回房间吧,无论听到什么都不要出来,佳佳,你坐这儿。”父女俩坐在沙发上。
“怎么了爸,说什么事啊这么严肃。”李佳佳才注意到父亲的脸色不好看,心里有些打鼓。
“爸爸要结婚了,组织介绍的人,后天去领证。”李达康的口气不带一点感情。
“你……为什么?不是已经和我妈和好了吗,你不是还说过要等我妈出来就申请退休吗?怎么又决定再婚了?”李佳佳难以置信,她看着父亲,半个多月前父亲住院时一家人还挺好的,还有说有笑的,这怎么半个月之后就变成这样呢?
“和好不代表会复婚,我现在改主意了,你把你妈的东西都带走吧,以后也不要再来了。”
“什么?你再说一遍。”李佳佳一下子站起来,眼睛里的慢慢从进门时的轻松变成失望最后变成此刻的愤怒。
“我已经说明白了,我相信你也听明白了,去吧。”李达康指向客房,没抬头看女儿。
“好,好,我这就去,希望你不会后悔!”李佳佳走进客房。
欧阳菁的行李几年前就收拾好了,只有一个行李箱,李佳佳直接拉着箱子走就行,拖着行李箱转身看到了桌上的全家福,那是全家二十多年前照的,也是唯一的一张全家福,她拿起全家福,心里针扎一样的疼,一把狠狠的摔在了地上,一声响,玻璃碎片满地,李达康听到那一声响心脏狠狠抽痛了一下,李佳佳拖着行李箱径直走向门口,没有看李达康,准备离开。
“等等”李达康叫住了李佳佳。
“怎么,李大省长还想让我帮你扔点什么?”李佳佳双眼通红,依然没看李达康,她努力克制着自己不让自己哭。
“这儿还有一张你妈的照片,你也带走吧。”李达康把扣在茶几上裱框的欧阳菁的照片递给李佳佳。
“呵,连最后一张她的照片都不要了,果然是有了新欢的人啊,也是,省着你那位二婚夫人看着别扭跟你吵架。”李佳佳转头看着李达康,接过了相片。李达康给她开门。
“李达康,后会无期。”李佳佳撂下话走了。李佳佳其实是想扇他一巴掌的,但毕竟他是父亲,不能这么放肆,那就直呼其名,从此就当父亲死了。李佳佳拖着行李箱走了。
李达康关上门,瘫在沙发上,两行泪一下子喷出,心脏的抽痛感加了几十倍。
半个小时后,他走进客房,看着被李佳佳摔在地上的全家福,颤抖着蹲下身,拿起全家福反复的摸着,玻璃细小的残渣无意间蹭进了李达康的手掌,他无暇顾及,他已经感觉不到手上细微的疼痛感,他一手握着全家福,一手把大块的玻璃残渣放进跟前儿的垃圾桶,再把染上血的全家福放进垃圾桶,最后看了一眼,然后站起来关上了客房的门,掏出钥匙锁了房门。
李达康看到门把手上的血,再看看自己的手,才想起了自己流血了,便慢慢走向卫生间洗手。洗好之后冲洗了池中刚才迸溅的血水,然后走回客厅,坐在沙发上叫来了杏枝。
“杏枝,家里的医药箱拿来。”李达康的声音很亮但微带一点沙哑。
“在这儿呢,哥,你手怎么流血了?”杏枝提着药箱走到李达康跟前,看到表哥的手正滴在血吓一跳。
“没事,不小心被玻璃片划破了。”
“以后小心点,这可不是件小事。”杏枝拿出绷带小心翼翼的包扎,缠了几圈,然后剪断,最后撕下一块胶布固定。
“对了,客房我锁了,以后不用再打扫那屋了。”
“哦,我知道了。”
晚上,王大路来了,看着李达康的受伤的手一声叹息,拍拍他肩膀,说:“佳佳来找我了,什么话没说,把自己关在一个小房间里,看到欧阳的照片和行李箱我就全明白了,达康,你……不说了,放心,我会替你好好照顾佳佳的,你不用担心,以后我会跟她们解释的。”
“谢谢你,大路,不过,不用解释了,就这样吧。”
王大路又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告辞离开了。

两天后下午,李达康把二婚夫人接到了自己的省委宿舍,然后叫来了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办手续。
办完手续,送走了工作人员,两人半晌都没说话。
“晚上一起跟几位领导吃饭,我去医院接你。”李达康先打破了沉默。
“知道了。”二婚夫人点了下头。
吃饭的人没几个。沙瑞金,田国富,易学习,吴春林,孙海平,再加上他俩,一共七个人。
这顿饭了吃一个多小时,都没怎么说话,吃完就散了。

五年后,欧阳菁被释放,李佳佳从公司辞职。
王大路本想解释李达康狠心绝情待母女,闪电二婚做新郎的事情,但是母女俩都避谈这件事,他也没办法。第二天下午,母女俩坐在机场候机厅里准备飞往美国。听到了广播:“接下来请欣赏为康冬砺为好友点播的送别歌曲《忘了我》”  虽然机场一片嘈杂,但欧阳菁却听得格外认真,听完歌曲后她擦擦眼泪,和女儿登机离开了。
李达康在远处看着她们登机,直到她们的身影不见为止。
欧阳菁坐在座位上,笑了。李达康,谢谢你。
“妈,你笑什么呢?”
“刚才的广播听了吗?”
“没听见,怎么了?”
“没听见就算了,没事了。”“哦”

忘了我 曾把你 拥在我心窝

忘了我 曾给你 拥有的所有

忘了我 曾是你的宇宙 不眠不休 无怨无尤

忘了我 多难过 多不能接受

忘了我 只要 你好过 就足够

忘了我 忘了我们的梦

当你想起我 我已不是我

李达康在一次出差途中听到了林俊杰的《我还想她》,差点当众流下眼泪,金盛彧担心的看向领导,他的眼圈已经红了,金盛彧递给李达康几张纸巾,李达康接过来自然地擦了擦。
泪水将我淹没 到底谁该难过
究竟是谁放掉 这段感情
我才终于明白 办不到的承诺 就成了枷锁
现实中幸福永远缺货
请告诉她 我不爱她
笑着难过 自我惩罚
想终止这 一切挣扎
横了心说真心谎话
别告诉她 我还想她
恨总比爱容易放下
当泪水堵住了胸口
就让沉默 代替所有回答
我才终于明白 办不到的承诺
就成了枷锁
现实中幸福永远缺货
请告诉她 我不爱她
笑着难过 自我惩罚
想终止这 一切挣扎
横了心说真心谎话
别告诉她 我还想她
恨总比爱容易放下
当泪水堵住了胸口
就让沉默 代替所有回答
我不爱 我不痛 我不懂
我的心早已掏空
真心话言不由衷
请告诉她 我不爱她
笑着难过 自我惩罚
想终止这 一切挣扎
横了心说真心谎话
别告诉她 我还想她
恨总比爱容易放下
当泪水堵住了胸口
就让沉默 代替所有回答
别告诉她 我还想她
就让沉默 代替所有回答

评论 ( 5 )
热度 ( 20 )

© 任凯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