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身守候(9)

重返母校追忆往昔,神算子设局捉间谍。

“欧阳,我想回母校看看,你要不要也一起去?”第二天早上八点,欧阳菁收到了林凯发来的微信信息。
“好啊,正好我也20多年没回去了,也想去看看。”
“别告诉大路了,他公司里事情那么多 别再麻烦他了。”美名其曰省麻烦,其实就是想和欧阳菁单独相处,不想让王大路像盯贼似的盯着他。
“嗯,说得对,你在哪儿,我去和你会合,然后一起打车去。”
“英博加伦国际酒店,在怀谷路。”“好。”
“欧阳,你要上哪儿?”欧阳菁一出门就碰上了来送早餐的王大路。
“林凯说要回汉师大看看,我正好也想去,你不用管我了,公司里那么多事,你回去忙吧。”
“不用,公司最近没什么大事,我跟你们一块儿去吧。”
“也好,走吧,你带早餐了?正好我还没吃。”
“嗯,上车上吃,慢慢吃。”
“大路,谢谢你。”
“客气什么,咱们是同学。”王大路笑了笑,心里暗骂mmp:林耀凯真狡猾,幸亏我想得周到,不然让他得逞了我怎么跟达康、佳佳和助攻小组的成员交代,一定得看住林耀凯。
“大路,你也去啊。”看到王大路,林凯很不开心,到了没避开,但是又想起来大学时王大路也喜欢欧阳菁,现在欧阳菁恢复单身了,那王大路的目的大概和自己一样,都想追到欧阳菁吧,可是他怎么跟一块儿狗皮膏药似的黏在欧阳菁身边,想甩都甩不掉。
“为什么感觉大路和林凯今天都怪怪的,发生什么事了?难道是李达康……怎么又想到他了。”欧阳菁吃着早餐又想到了李达康,摇了摇头。她哪里知道王大路和林凯正在暗中较劲,还有一个在地球另一端的人在惦记她。
“欧阳,你怎么了 头疼了?”王大路问。
“没事,有点走神,缓一缓,不用担心。”

“物是人非,时过境迁,转眼间就过了这些年;
恍然若梦,像是默片,无声却记录美好从前;
多年惦念,多年未见,却从没忘记你的容颜;
不敢声张,不敢碰面,只敢远远的看你的脸。”
这是李达康歌词里的一段,李佳佳仿佛看到了父母年轻时的样子和父亲这三个星期的守候和落寞。
“我明天就给我学长发过去,他会编曲,有自己的音乐工作室,估计不用多久就能成品,到时候我一定要让我妈也听听,当年汉师大中文系大学霸、前汉东省长的作品。”李佳佳看着纸上父亲隽逸潇洒的字说,拍了张照片。
“呵呵,都是过去式了,我现在是江郎才尽空虚名了。”李达康喝了口茶。
“啧啧啧,您真谦虚,我回去了,您早点休息。”
“嗯,你也是,别熬夜玩手机了。”
“嗯。”李佳佳点点头,回公寓了。
回到公寓李佳佳第一件事就是把歌词照片发到助攻小组群中。
金盛彧:“哎呀呀呀,没想到我老领导这么厉害啊,欧阳女士肯定猜不出来这是我大哥写的。”
赵东来:“前不久听我高中同学说李书记当年不仅是学霸还是系草。”
李佳佳:“这个词他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写完的,我记得我小时候写篇作文还得想好久呢。”
金盛彧:“不到一个小时?666啊!”
李佳佳:“我跟他说【您真厉害】,他说他已经江郎才尽空虚名了,😂😂😂”
田国富:“你父亲最近精神状态怎么样?”
李佳佳:“还不错,我请了几天假,带他出去溜达溜达,省着他在家憋坏了。给各位看看照片🤓”李佳佳发了五张给父亲拍的照片。
沙瑞金:“挺好。”
李佳佳:“我得睡觉了,晚安各位。”

经过了40多分钟的尴尬气氛终于到汉东师范大学。欧阳菁觉得再多五分钟自己就得崩溃,王大路一路上板着脸,林凯在后座闭目养神,欧阳菁想说话却找不到话说。
“好久没回来了,学校比咱们上学那会儿好看多了!”一下车欧阳菁就感慨道。
“是啊,咱们那会儿还差点被大火给烧死呢!”林凯看着教学楼东侧的车库想到了那场大火。
“要不是李达康当年敏感,咱们班一个人都活不了。”王大路陷入了回忆。欧阳菁心“咯噔”一下,林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那年冬天,经管系在一个小教室上课,老师有事临时出去随手关门,门就锁上了,当时也没人在意。有一个坐在后排的学生在后面玩打火机,结果把窗帘给点着了,他吓得把还点着火的火机给扔了,又烧了一些其他易燃的东西,结果整个班级都在着火冒烟,离门最近的那个学生去开门,拧半天门把手还是没开了,想开窗户,窗户还被学校封死了,教室里还没水,所有人都束手无策。到老师办公室谈完事的李达康老远就闻到了不一察觉的烟味,他顺着烟味找到了小教室,听到里面窸窸窣窣的说话声和夹杂的哭声,他拧门把手,拧不开,就一脚踹开了门,让全班四五十号人都跑了出去,一个轻伤的都没有。那时候欧阳菁和李达康已经确定关系半年。
“当年一场大火大家都挺过来了,却没想到林巍城和向宁宁会……唉……”欧阳菁不禁感伤。
“好啦,别再说了,都过去了。”王大路拍拍欧阳菁的肩膀,“林巍城和向宁宁现在在天上看着我们呢,别让他们难受。”
“是啊,咱们来这儿好好是想回忆那些美好岁月的,你可别搞得像是要生离死别似的。”
“嗯,不说了,咱们进去吧。”欧阳菁点头,三人进了校园,站在当年着火的那年教室窗前的江晨亮目睹了这一切,他也想起了当年那场大火,还清楚的记得,那个不小心点燃窗帘,差点让全班葬身火海的人就是林凯,只是当时乱成一团,没人注意罢了。
“叮咚……”江晨亮的手机响了,打开一看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他看看信息又看看在楼下一起在校园里走着的三个人,他扶了一下眼镜,拍了一张照片,打算下午发给李达康,转身到讲台上写下了一句话:岁月渐行渐远,深情依旧不变。然后离开教室,走了另一边的楼梯离开了。
三个人走走停停,除了当年的教室,他们还去了广播室,体育馆,图书馆,校史馆,路过汉师大著名校友简介牌时李达康的名字排在第二位,王大路排在第三位,林凯排在第十位,欧阳菁榜上无名。
“欧阳,你站在这儿,我给你照张相。”王大路让欧阳菁站在李达康和自己的简介牌中间。
“这我就不照了,你站这儿我给你照吧。”
“就照一张,站好了。”“就是的,照一张吧。”
林凯一边堵着心一边拿出手机照相。
一天下来,也走差不多了,王大路开车三个人一起去吃饭。然后把两个人送回各自的住处。

第三天,林凯接到江晨亮打来的电话。
“明天上午10:30,我在圣福西斯教堂等你,希望你准时到。”
“明天?不行啊,我和欧阳菁明天11:00的飞机回美国。”
“你要是不来的话我保证你离不开中国,并且让欧阳菁看着你被海关人员带走。”
“你……好……我去。”
“你自己来就行,别让欧阳菁来。”
“知道了。”林凯挂了电话,江晨亮没生气,给王大路打了电话。
“喂,大路吗?我是江晨亮。”
“嗷,什么事啊亮子。”
“林耀凯身份不干净,你跟他接触要小心,也看着点欧阳菁。我只能说这些,记住我的话。”
“噢我知道了。”“嗯,挂了。”

“到圣福西斯教堂。”林凯打车去了约好的地方。
圣福西斯教堂在京州西南郊区的一片小树林里,在抗战和解放战争时期是个小避难所,有解放军军队保护,“十年”时期被砸,但没有彻底被毁,教堂到如今存在已经90多年了,在1952年和1986年都整体修缮过一次。
“你还是迟到了,整整五分钟,你们英国人不是一向很准时吗,看来你是个例外。”林凯推门而进,江晨亮背对着他站在宣誓台上。
“就五分钟你至于那么认真吗,哎等等,什么叫我们英国人啊,我跟你不都是中国人吗?”林凯摘下墨镜坐在最后一排的椅子上。
“你错了,”江晨亮转过身来,“从你三十六年前加入英国国籍的那一刻起,你就不是中国人了,只能叫英籍华人,但是,你连华人二字都 不 配!”
“你到底要说什么?如果没别的事我就走了,我还要跟欧阳一起回美国,飞机快到点了。”林凯站起来戴上墨镜转身要走。
“站住!”江晨亮一声低吼,把站在教堂天窗附近的乌鸦都吓跑了,林凯转身看着他。
“那好,我们不说这事,聊聊欧阳菁吧。”
“她?她怎么了?”
“她没怎么样,很好。说实话,这几天你陪她到中国来祭林巍城和向宁宁,跟王大路陪她一起回汉师大追忆往昔,真的做的很好,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放手吧,欧阳菁不属于你。”江晨亮走向林凯,站在他面前,口气慢慢温和了一些。
“不,我们现在聊的很好,她都没有提李达康半个字,我相信,她会慢慢忘了他的。”
“嘴上不提不代表心里没有,别忘了,他们是三十多年的夫妻,不可能说忘就忘,况且他们还有一个女儿,你就死了心吧。”
“死心?凭什么?王大路都可以我为什么不可以?”
“王大路始终保持着距离,只是欧阳菁的知心好友,另外他跟李达康的关系上学时就非常好,你又不是不知道,还是那句话放手吧,退回同学的位置,对谁都好。”江晨亮伸手拍林凯的肩膀,希望能劝他到此为止。
“不劳你费心,我相信我可以。没别的事我就走了。”林凯打掉了江晨亮的手转身要走。
“你走不了。”江晨亮的脸立即严肃起来。
“凭什么?难道你想拖住我不让我走?别忘了我们上学时打架,你输给我了。”
“那倒不是,只是以你的真实身份,恐怕连海关都过不去。”江晨亮冷笑了一下,走回宣誓台上。
“我的真实身份?”
“要不我给你念念,你听着?”江晨亮从公文包里拿出一打文件,“Adair•Lin,原名林耀凯,原国籍中国……1998年加入间谍组织,长期往返中英两国以获取情报信息,掩护身份身份英国某校教授……”
“停,不要念了!你从哪里得到的资料?快给我!”林凯快步走向江晨亮,想抢回资料。
“住手,”一队穿黑皮衣方墨镜的人破门而入,皆持枪对准林凯。
“林耀凯,你涉嫌出卖国家情报,杀害保安科长邢贺之,你被逮捕了。”小队为首的人亮出了逮捕证,身后的两个人给林凯戴上了手铐。
“把他带走”“是”林凯被带出去了,小队另外六个人也关上门出去了,只留下了江晨亮和小队为首的人。
“江先生,谢谢您这次的配合,方震海部长让我转告您……”还没等话说完,就被江晨亮轻声打断:
“小谭,你转告老方,他的好意我心领了,也谢谢他这么多年一直记挂着我,但是我真的干不动了,只想好好把剩下的日子都用来教书。”
“好吧,我知道了,方先生,那我送您回家吧。”
“不用了,公车不能私用,我骑自行车了,一会儿我还要去找老同学叙旧,不麻烦你们了。”
“那好,那我们走了,您老注意身体,再见。”
“再见。”小谭离开了,江晨亮坐在长椅上。
“请问江晨亮是什么来头和身份?”
“没什么来头,也没什么身份,我们都是人民公仆。”小谭没有正面回答,林凯却哑口无言。
“国家面前法为上,大事面前无私情。”半小时后,江晨亮关上了教堂的门,骑车离开。

李佳佳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歌词发给在纽约的学长Lopez(中美混血,又名白正恩),并告诉他,作词人著名为Torres。
Lopez回复:没问题,后天就能弄好,记得听,这个词很有年代感,会引起很多人共鸣。
李佳佳:好嘞,我去买早餐了,一会儿要陪我爸出去。
Lopez:代我问候一下叔叔,enjoy yourself, goodbye。
李佳佳揣起手机,拿起相机,关门走了。

“大路,你把电话给欧阳菁。”“给,欧阳。”
“林耀凯喝多了,走不了了,我明天送他上飞机,你今天自己走吧。”
“嗯,好,知道了。”

评论
热度 ( 15 )

© 任凯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