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言的探视

李达康来看欧阳菁了,提着装着海蛎子和饺子的餐盒。
李达康看到欧阳菁满心欢喜,却没有说话,低头打开餐盒,然后推到欧阳菁面前,并把筷子递给她。
“你今天怎么有空来了,市委关门了还是你被罢官了?”欧阳菁提起筷子也没客气,边说边吃。
“嫂子,李书记他……”金盛彧在一旁有些听不下去了,开口想说话,却被领导拽了一下,示意他别说了。
“别,叫我欧阳菁就行,咱们这位李大书记应该再婚了吧,那位新婚夫人是不是比我漂亮比我更适合作书记夫人啊。”欧阳菁依旧是这个口气,就像看笑话一样。
“没有,组织给他介绍了很多人都被他婉拒了。”金盛彧开口说道。
“金秘书,怎么都是你在回答,咱们李大书记一言不发,是装高冷啊还是怕跟我说话啊。”欧阳菁的目光从李达康的脸上移到金盛彧的脸上,然后继续低头吃。
“他这几天一直在发高烧,今天早上才退烧,嗓子发炎还不能说话,所以我替他回答您的问题。”
“嗷,那他应该好好在家躺着多喝热水煲点粥,不应该来看我啊,天还怪冷的。”欧阳菁说完抬头看着李达康,可李达康看她的眼神里却是满满的兴奋,完全忽略了她的口气。
“e……”李达康试着开口,但实在是太费力,金盛彧在一边看着他努力的样子,差点想哭。
“行了行了,我也不跟你计较,你啊还是好好养病吧,早点康复好继续为京州百姓服务,顺便早点解决个人问题,要是裸官的话你就得下台,你就当不上省长,白努力了这么多年了。”欧阳菁低头吃着饺子。
李达康看着她笑,悄悄拽了金盛彧一下。
“额书记说,他就知道您不会再也不理他,您这么说说明心里还惦记着他。”
“惦记他?他多大脸啊。”欧阳菁不愿承认,依然嘴硬。
李达康依然看着她笑,眼睛里都是光芒。
“金秘书,你没事也劝劝他,让他早点再婚,免得让人说闲话,再耽搁了咱们李大书记的前途。”
李达康眼中的光熄灭了,失落的低下头。
“书记说过,他其实很想等您,但是他已经没有资格和能力了,他现在只希望您好好改造,等出来了就去找您女儿,到时候他一定亲自送您去。”
“别了,到时候他就是李省长了,又有新夫人,我可不敢让他送,免得又有流言蜚语。”
“嫂……欧阳女士,他也是一片好意,您这么说就太伤他的心了。”
“行了,没别的事了吧,我要回去了。”欧阳菁放下筷子,站起来准备要走。李达康也站起来拽住了她的手臂,她看着他。
“书记有东西想给您。”金盛彧拾好餐盒站在一边。
李达康解开西装扣,从里侧口袋中拿出信封给欧阳菁。
1.2.3.4.5,欧阳菁犹豫了五秒才接过来,然后按下了李达康的手。
“好了,我走了,你回去好好养病。”欧阳菁头也不回的走了,李达康的手还停在半空中长达半分钟。
“书记,走吧。”金盛彧轻轻喊了一声。
李达康点了下头,转身走了。
上了专车,李达康拿出笔记本写字和金盛彧对话。
「小金,谢谢你今天来陪我看欧阳」
“您这儿是哪儿的话,”金盛彧声音有些哽咽,“您为什么不让我跟嫂子说实话?”
「没必要,只要她好就好」
“那您以后再来看她呢,还说是用嗓子发炎无法说话做借口?”
「我以后不会再来看她了,我知道她不想见我,等到送她去机场那天,就是我最后一次见她了」
“好吧,那您现在有什么事想做,我陪着您。”
「送我回养老院吧,我困了」
“好,我送您回养老院,您先眯一会儿,等到了我叫您。”金盛彧合上了笔记本,给碳素笔盖上了笔盖然后放到一边,拿出毛毯盖在李达康身上。

【对不起,今生欠你的只能来世偿还了】那封信只有这一行字,不到二十个字,没有称呼和落款。
三年后欧阳菁出狱那天,金盛彧陪李达康去接欧阳菁,
但远远地就看到了王大路的车停在门口,李达康沉默片刻,在笔记本上写话。
「有人来接她了,我们走吧」
“那您不想再看看嫂子了吗?”
「不了,不看了,等她上飞机的时候看一眼就好了」
“那好吧,我们走,小郑,去机场。”“是,金市长。”

“大路,谢谢你来接我,送我去机场。”
“咱俩之间还说什么谢不谢的,走,先去吃饭。”王大路把欧阳菁的行李放到后备箱,启动汽车。
“哎,你说这李达康,明明知道自己说话不算数,还说要来接我送我去机场。”
“什么?你说什么?”王大路一个急刹车,差点磕伤欧阳菁,他转头看着欧阳菁。
“李达康啊,他三年前说要送我去机场的,结果他还是没来,你这么吃惊干嘛,难道你们断了联系了?”
“四年前他就离休了,之后没了消息,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去了哪儿,他真的来看你了?”
“是啊,三年前他来看我,给我送饺子和海蛎子,他的秘书也跟着一起来的,当时李达康嗓子发炎不能说话,是他秘书替他和我说话的。”
“他秘书,小金?现在已经是市长了,我们都问他李达康去哪儿了他都没告诉我们,只是说他很好。”
“嗨,可能是他不愿意被打扰呗,不说了,走吧。”
“嗯……行,吃饭去。”王大路没再说什么启车了。
李达康和金盛彧两点半到了机场,一直在一个角落里等着,直到五点半欧阳菁和王大路才出现。
“欧阳,你注意安全,到了美国打电话告诉我一声,佳佳也正准备接你,你就放下一切开始新生活吧。”
“行,我知道了,那我走了大路。”欧阳菁拉着行李箱走了,王大路一直看着,直到欧阳菁的身影完全消失。片刻后王大路长长叹了一口气,也转身走了。
“书记……走吗?”金盛彧和李达康一直在远远的看着欧阳菁,等金盛彧再转身问李达康的时候,李达康眼眶红红的,还落下了泪,金盛彧赶忙拿出纸巾递给李达康。
李达康擦擦眼睛点了点头,先走了,金盛彧跟在后面。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祝你幸福。】李达康五年没有更新的朋友圈写下了这句话。

四年前,李达康和秘书金盛彧应邀出席小型宴会,不到20个人,看似简单热闹的宴会却暗藏杀机,酒过二巡,正准备要发言的李达康跟一个房地产公司的老板喝了一杯酒,站在话筒前刚要开口突然觉得头晕目眩说不出话,就在要倒下的那一刻还中了一枪,一下子晕过去了,随后又响起了枪声,现场一片混乱,金盛彧立即给赵东来和急救中心打电话,等他们到时,杀手早已逃之夭夭。沙瑞金给院长打电话一定要救活李达康,李达康被抢救了十五个小时,命保住了,但是在他中枪之前喝的那杯水被人下了毒,导致李达康永久失声,再也不能开口讲话,只能离休,对外宣称身体状况不佳,提前离休,那天参加宴会的所有人都被找去谈话,并要求保守这个秘密。一个月后李达康才能勉强下床走路,他在医院整整呆了三个月身体才康复一些。为了李达康安全着想,他被送到了一个秘密的养老院,地址只有沙瑞金,赵东来和金盛彧知道。并断了他和所有人的联系,有事情就由金盛彧代为决定,而探视欧阳菁,李达康硬是跟沙瑞金软磨硬泡了三个多月才被批准。

评论 ( 6 )
热度 ( 24 )

© 任凯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