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不了止步于此

预警    情圣李达康
           原剧原著中的李达康为情放弃升迁之路可能性为零,但是我还是想试试。

“达康同志,请留步。”又一次省委会议结束,准备离开的李达康被沙瑞金留下了,省纪委书记田国富一直没动,他和沙瑞金之前就说好了一起跟李达康谈话。
“沙书记,田书记,还有什么事?”其实李达康明白,又是家庭问题,在欧阳菁进去的这一年里,沙瑞金代表省委跟他谈过几次这件事,都被他以工作忙没时间给折过去了,这次也是这事,但还按例问了一声。
“达康同志啊,其实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要叫你留下,还是因为你的个人问题。”田国富喝了一口茶开口说道。
“谢谢组织对我个人情况的关心,但是我工作太多,没什么时间,不想再考虑这件事了。”李达康自己都忘了这是第几次以工作忙为借口躲避这件事了。
“达康同志,你可是组织培养起来的优秀党员,以你的能力完全可以在不久之后的将来进入北京,要是因为个人原因止步于此可就太可惜了。”
“我认了。”沉默片刻,李达康抬头看着面前的沙瑞金和田国富。
“嗯?”“你确定?”沙、田二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竟然听到了以前绝不可能从李达康嘴中说出的这三个字,便一齐看着李达康。
“我确定。”
“达康同志,可以说一说你的心里话吗?”
“没问题,这一年我想了很多,反思了很多。以前总以为日子还长,总会有时间和她和我女儿相处,可是工作越来越多,越来越忙,有时候好久都见不到她们一面。
和欧阳吵架吵了十几年,我总觉得她应该理解我,全力配合我,好好处理好家里的事,可是我却忽略了她的感受,从来没有认真替她考虑过一件事,到最后落了这么一个结局,我有很大责任,说得夸张点,是我害了她变成这样,如果我能做到双平衡或许就是另一个结果了。
我女儿从小到大那么多家长会,我只去过一次,没给她过过几回生日,本来她出国留学那天我答应她去送她,可是当时要看的资料堆积如山,没能去上,欧阳给我打了十几个电话我都没接,等我想起来了我女儿已经坐上飞机出国了,后来她妈妈出了事,我给她打了好几个电话她都不接,还是朋友专程飞到美国去跟她苦口婆心谈了好久才勉强原谅了我。我虽然在事业小有成就,但我终究是个失败的丈夫,不合格的父亲,我想补偿她们,无论最终结果如何我都认了,所以我不会再婚,我要等她,无论是止步于此还是怎么样我都认了。”
“好,达康同志这一番话让我也有些感触,走吧。”
“谢谢沙书记、田书记,再见。”李达康收起笔和工作笔记离开,坐上专车回市委办公室了。
“瑞金书记,李达康的话有道理啊,我们虽然是人民的公仆,是党员,但是我们也不能因为工作过度忽视家人啊。”
“是啊,哎,你好久没见着你家的小孙子了吧?”
“嗯,两年了,前两天志刚跟我打电话的时候还说呢,小恒这两天老问爷爷去哪儿了,再不回来就不要我这个爷爷了。”
“呵呵呵呵,好了,咱们也走吧。”
“嗯”沙瑞金和田国富拿着各自的水杯和笔记回办公室了。
“今天终于把话都说清楚了,心里舒服多了,以后的事情就听天由命吧。”李达康坐在办公桌前感觉心里的乌云打开了许多,心情也随之好了很多,继续工作,为京州的GDP和美好明天奋斗!

一周后,田国富的儿子儿媳带孙子到汉东过寒假。田国富利用周末的时间和儿子儿媳带着孙子逛了逛京州。
“爷爷,你什么时候回北京啊?”五岁的田子恒拉着田国富的手奶声奶气的问,田志刚和妻子杨阿英在后面慢慢跟着。
“这个爷爷也不知道,可能三年五载,可能十年八年。”
“那我以后每次放寒假暑假都来陪爷爷好不好?”
“好,小恒真懂事,爷爷一定好好工作,争取早点回北京陪小恒。”
“嗯,爷爷抱。”田子恒伸出双手。
“小恒,你都五岁了还让爷爷抱啊?”
“抱……”
“好,爷爷抱。”田国富抱起田子恒。
“哎爸,您别惯着孩子,再累着您,田子恒下来,你爷爷多累啊。”田志刚和走到田国富身边。
“是啊,爸,我来抱他吧,您别累着。”杨阿英伸手准备抱田子恒。
“不要,我就要爷爷抱。”田子恒急得抱住爷爷的脖子就不撒手。
“嘿,田子恒你是不是欠收拾了!”田志刚佯装生气。
“好了好了,我没事,就让我抱着他吧。”田国富笑了笑,继续抱着孙子。
“嘁,我记得我小时候您就没抱过我。”田志刚说。
“小恒,你看你爸那样,咱们可不能学他嗷。”田国富没理儿子,继续逗着孙子笑。
“嘿嘿。”田子恒放开了手笑了。

“喂,爸,我到京州了,现在在出租车上。”正在看书沙瑞金接到了儿子沙谨文的电话。
“好,注意安全,我给你做炸酱面,你来了就能吃。”
“好嘞,再见。”沙谨文挂了电话。

李达康去看欧阳菁,心里有些紧张。
“你怎么来了?请回吧!”欧阳菁看到李达康起身就要走。
“等等,”李达康赶忙站起来叫住她,“欧阳,这是我给你写的信,我希望你能看看。”
“知道了,你走吧。”欧阳菁接过了信转身走了。
李达康连再见都没来得及说出口,欧阳菁的身影已经消失了,李达康只好作罢离开了。
欧阳菁回到监房打开了信,看完后放进储物柜里。
李达康更新了朋友圈
“等你回来,我带你走遍天下。”

评论 ( 4 )
热度 ( 23 )

© 任凯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