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菁】小虐也挺好(38)

李达康做事向来周全,在被停职审查后的第三天,他给了表妹一些钱,给她放假,让表妹离开京州去北京和自己的外甥团聚,他给表妹的钱足够在北京三周的花销。

田杏枝感觉有些不对:“哥,这好端端的你给我放假干嘛啊,是不是你遇到什么麻烦了?”
“没有,我这段时间不用上班了,就在家待着,也正好给你放放假,去北京看看我外甥。”
“能行吗?万一你……”
“哪儿那么多万一,去吧,给,给我外甥买点吃的穿的,别委屈了。”
“不用,哥,正齐的钱够用,我这儿也有。”
“别废话,我这是给我外甥的,你收拾收拾,今天下午就去吧。”
“哎,那行,我去收拾。”田杏枝收了表哥给的钱,回房间收拾行李去了。
李达康坐在沙发上闭上眼捏了捏鼻梁:“赵小珍,但愿你还有点人性,不要把这件事牵连到无辜的人的身上。”
下午田杏枝坐上高铁去了北京。
表妹走了,家里就剩下李达康一个人,一天到晚也没什么事做,就看规划图,看电视上关于京州的新闻,也想过去看看欧阳菁,但是为了保证安全,除了赵东来没人知道欧阳菁在哪儿,其实李达康想知道也不难,打个电话问赵东来就知道了,但是这已经是第三次转移了,李达康知道自己处于被监视被跟踪状态,如果自己执意要去见欧阳菁,那最终受伤害的还是欧阳菁,李达康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一个扫把星,一个只会给欧阳菁带来灾难的扫把星。
下午李达康一个人在大街上散步,路过一个小饭馆,长吸一口气,进去了,要了几个小菜,两瓶白酒,一个人自言自语,等到喝完天已经黑了。喝完之后叫来老板结了账,结完账,老板想好心送他一下。
“哥们儿,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家吧。”
“不用,我家离这儿不远,我没事儿。”李达康一个人摇摇晃晃的离开了。
看路有些模糊的李达康摇摇晃晃,感觉胃里翻江倒海,进了一个小巷子,扶着墙一阵狂吐,吐完了感觉头疼欲裂,身后跟踪他的人看着有些不忍,上前扶他。
“你现在很难受吧,我送你回去。”
“不用,”李达康推开了他,“我没事,就是心烦。”
“那我扶着你点,别摔着。”
“不用!只要你不跟着我我就什么事都没有。”
“叮……叮……”那个人还想在劝劝他,手机响了。
“你回来吧,不用管李达康了,明天我让k去。”
“是,大姐,不过李达康喝多了,要不我送他回去?”
“不用管他,会有人把他送回家的,你马上回来就行。”
“是,大姐,我知道了。”那个人挂了电话,看了一眼稍有好转的李达康,打车离开了。
“走了,呵,明天还有人来,赵小珍,我现在知道什么叫做虎落平阳被犬欺,我李达康一定亲手送你进监狱。”李达康隐约听到了刚才那个人的电话对话,清醒了很多,缓缓神,准备回家,结果一伙人围住了他。
“胡子哥,他就是照片上的人吧?”
“没错,说是叫李达康。”
“你们是谁?找我什么事?”由于光线太弱,李达康看不清眼前这几个人的脸,只能看到有一个大胡子,一个反戴帽子,两个板寸和一个光头。
“你不用知道我们是谁,你只要记得自己是怎么住的院就行了。弟兄们,给我打。”
好虎架不住一群狼,更何况李达康现在醉的已经快走不动道,而他们手里还有球棒和铁棍,没过三分钟李达康就倒下了。
“行了,兄弟们 差不多了,咱们撤。”大胡子带人走了,李达康拼尽全力掏出手机,想打电话叫个人来,可是他实在没力气了,手机显示停在通讯录界面,昏过去了。
“李书记,您醒醒……”李达康在失去意识的最后几秒钟听到有人叫他,他想回应却出不了声。
“喂,急救中心吗,这有人受伤了,地址是怀谷路青石街。”
“好,我们马上就到。”
五分钟后急救车赶到,立即把李达康送往医院。
“我去打电话跟局长汇报,你看着点。”
“嗯,你去吧。”
“局长,李书记刚才在巷子里被混混打伤了,现在在医院急救。”
“那你们俩当时怎么没出手救他?”赵东来立即放下手里的书,把一旁正在做资料汇总的陆亦可吓一跳。
“当时光线太暗,我们没看清楚,他半天没出来我们才意识到出事了……”
“两个蠢货,行了,你俩的事再说,我马上就去。”赵东来挂了电话。
“怎么了东来,出什么事了?”陆亦可问。
“李书记被混混给打了,现在正在急救?”
“啊?你不是派人保护他了吗?”
“那俩就是蠢货,我先去看看,但愿李书记伤不重,不然他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非得让这俩蠢货脱警服滚蛋!”赵东来气得想骂人,“亦可,你早点休息。”赵东来戴好警帽走了。
“李书记真是太倒霉了,希望他只是受点小伤。”
“沙书记,刚才李书记被打伤了,现在正在急救。”
“什么?急救?你不说已经派人保护他了吗,怎么还会发生这种事情?”
“对不起,沙书记,是我们的工作没做好。”
“好了,别说了,快去看看他的伤势。”
“是。”
“你们两个废物,要是李书记真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俩立马脱警服滚蛋!”赵东来低声训了俩人一顿。
“是……”俩人像泄了气的皮球。
十分钟后医生护士推着被头绑绷带,胳膊吊着,还在昏迷的李达康出来了。
“医生,他怎么样了?”
“右臂骨折,还有轻微脑震荡,膝盖擦伤。”
“好,谢谢医生。”赵东来和俩便衣终于松了口气。
“你俩回去吧,我在这儿就行了。”
“局长,这事是我俩的责任,还是让我们留下吧。”
“这是命令,回去。”
“谢谢局长。”俩便衣灰溜溜的走了。
“喂,亦可,今晚我留在医院了,不用等我了,你锁好门。”
“我知道了,李书记现在怎么样了?”
“右臂骨折,轻微脑震荡,现在还在昏迷。”
“行,我知道了,你好好照顾他吧,拜拜。”
“拜拜”
“沙书记,我是赵东来,李书记已经转到普通病房了,医生说他右臂骨折,轻微脑震荡。”
“那就好,你给小金打电话,如果他没问题的话让他从明天起24小时在李达康身边,如果小金不行的话请一个人来照顾他。”
“好的,沙书记,我也正有此意。”
“嗯,好,再见。”   “沙书记再见。”
“小金,我是赵东来。”
“您有什么事,赵局长?”
“你最近有什么安排吗?”
“没有,是不是李书记的清白被证明了让我回去上班?”
“不是,李书记受伤了,现在在医院 需要人照顾,但是他表妹去北京了,暂时回不来,所以想让你来帮忙照顾,如果你没时间就算了,不勉强。”
“您这是哪儿的话,我现在就去。”
“不用不用,今晚我在这儿就行了,你好好休息,明天来就可以了。”
“那好,我知道了,赵局长,再见。”  “再见。”

评论
热度 ( 14 )

© 任凯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