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孙】他只是变成了天上的星星

心血来潮写一篇李达康和孙连城的故事,
故事是接着小虐也挺好写的,把之后所有和孙连城有关的情节合在一起作成一篇文,结局如题,BE 。

————————————————————————————
“孙连城,你曾是汉东省京州市光明区区长,为什么后来去了少年宫做了辅导员?”
“一是因为工作不力和李达康发生了冲突,二是我不想干了,所以我主动请求去了少年宫。”
“他批准了?”
“批准了,我向他提出这个申请之后第三天就收到了批复,第五天跟副区长交接了工作,第二周正式成为少年宫辅导员。”
“那你恨他吗?”
“刚开始的时候我也挺恨他的,我在光明区干了十年还是区长,跟我同龄的人都晋升厅局级了,就我原地踏步,连个区委书记都没当上。后来喜欢上天文学之后也就不在乎了,升不升都无所谓了。”说完,孙连城淡然一笑,喝了一口水。
“前不久有人举报李达康贪污受贿的事情?”
“噗……”孙连城一口把水都喷出来了,呛得直咳嗽。
“你没事儿吧,放心,我们只是找你了解情况,不会牵连到你的。”于利福抽出几张纸巾给孙连城。
“于副组长,我虽然不再是李达康的部下,但是我相信他的为人,他绝对不会贪污受贿以权谋私,一定是有人陷害他!”
“你怎么这么肯定,你离开他手下三年了,这三年你们没有任何交集,万一……”
“哎哎哎,于副组长,这事儿没有万一,据我所知,李达康曾经是赵立春的秘书,然后又一步一步成为京州市委书记,以这个背景和身份他早就可以大发横财,中饱私囊了,但是接触过他的人都知道,他洁身自好,不贪不腐,冷漠无情没人味儿,一心只为GDP,倒是你,你这么揪着不放,是不是跟他有仇?”
“你误会了,我只是依据举报调查而已。”录音笔在一边开着,被孙连城反将一军,于利福不能说什么,只能赶忙撇清,小刘下意识的看了于利福一眼,孙连城看到了。
“那也不能瞎说啊,污蔑一个副省级干部后果可不是闹着玩的。”
“是是是,所以我们这才找各位来配合一下调查,谢谢你的配合,你可以回去了。”
“嗯,于副组长再见。”孙连城点了下头,起身往外走。
小刘关了录音笔,于利福叫住了孙连城。
“孙区长,不,孙老师,”于利福走到孙连城身边,“你现在还想当区委书记吗?”于利福低声耳语,抛出了橄榄枝,孙连城愣了一下,“我觉得你可以再考虑一下,咱们可以重新再谈一次话,我不仅可以保证你能当区委书记,还能连升两级,刚才的谈话就当没发生过,我们还可以重新再录一遍。”
孙连城的脑袋“嗡”的一下,仿佛时光停在了这一刻。
“你不用着急回答我,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三天后我给你打电话。”
“哦…”孙连城木木地点了下头,然后回家了。
“都说这孙连城不贪不腐不做事,堪称懒政劳模,不过今天一见也不过如此。”小刘收起了录音笔和笔记。
“不一定啊,不能小瞧他,没听到刚才和他谈话的时候他多维护李达康,我担心……”
“副组长,您不用担心,刚才你说的那个条件不是已经让他动摇了吗,正常人都会心动的,不心动的那是傻子!”
“哈哈哈,但愿吧,希望他能为我们所用。”
“不过……副组长,要不要监听他?”
“这……再等等吧,通知京州市纪委书记孙海平半个小时后过来谈话。”“好的,于副组长。”
————————————————————————————
“小金,你马上来我办公室一趟,我有事跟你说。”
“好的,赵局长,我马上去。”
“这封匿名信是我刚才在收发室拿到的,是写给李书记的,这个人应该是知道李书记出事了不能亲自收到信,就寄到我这儿了。你打开吧。”
“这……好吧。”
信上只有两行字,但是写得非常工整:
“调查组于利福和他的手下和要害你的人是一伙的,
  正在到处收买人心诬陷你,小心。”
金盛彧看完后递给赵东来。
“这字看着有点眼熟,但是不知道是谁写的。”金盛彧想了半天,越想越记不起来。
“现在甭管是谁写的,至少我们知道了于利福姓什么了”,赵东来拿出手机拍下了信的内容。“小金,这封信你收好,不要让它落到别人手里。”
“行,我知道了。”
“嗯,你先回医院吧,我去省委找沙书记。”
“好的,赵局长再见。”“再见”两人一前一后离开了。
————————————————————————————
“书记,您这次脱险上岸,除了省委和沙书记的重视,赵东来局长的帮助,还有一个人功不可没。”
“谁啊?”
“您看这封信就知道了。”金盛彧把信封递给李达康。
“这是孙连城的字!你是说孙连城帮我了?”
“没错,不过他不让我告诉您。”
“这个大傻子”李达康冷笑了一声,眼圈却红了。
“在您被停职的这段时间里,出现了好几次问题,都是孙区长,哦不,孙老师给解释的才让于利福闭了嘴。”
“呵,本来以为他不恨我就已经很不错了,但真没想到他会出面给我作证,我这些年得罪了不少人,但是孙连城是唯一一个被我降了职还为我说话的人吧。”
“嗯,他还说,不管怎么说,你曾经也是他的领导,他不会在你出事时落井下石,跟坏人一块儿害你。”
“这样,过几天我个人找他吃顿饭,你也来,咱们一起喝点。”
“好的,书记。”
————————————————————————————
“喂,连城儿,今天明天有时间吗,我想…以个名义人请你吃顿饭,行吗?”
“李书记,您这是……”
“行啦,别瞒我了,小金都告诉我了,这次的事谢谢你了。”
“李书记,您客气了,这是我应该的。”
“那明天中午一起吃个饭吧行不行?”
“这……那行,我知道了。”
“嗯,明天一定别忘了啊,行了,不说了,我去开会了,挂了。”
“哎,这个李书记啊,一出院就忙着开会,谁都拦不住,得了,我也该准备准备去给孩子们上课了。”
——————————————————————————
“李书记,孙连城老师……”
“小金,他怎么了,你快说!”
“他……他出了点意外,现在在医院抢救……”
李达康的脑袋“嗡”地一下。
“书记,书记,您在听吗?”
“啊我在听,在哪个医院,我马上就去。”
“李书记,您来了,连城他……”
“张慧萍(孙连城妻子)你先别急,到底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金秘书给我打电话我才知道的。”
“小金,这怎么回事。”
“孙老师他是在今天中午回家的路上出的事,当时正是学生放学的时间,本来是绿灯,学生正结伴过马路,但是不知道从哪儿冲出一辆卡车,撞向三个学生,孙老师看到了立即跑过去把学生推开,结果……结果两个学生安全无事,还有一个轻微擦伤,孙老师他……他被撞飞七八米,受了重伤,已经抢救一个多小时了。”
“那你为什么才告诉我,啊,为什么!”
“我赶到医院时,他说千万别告诉您,然后就昏过去了。”
“连城儿,你为什么说别告诉我啊!”李达康眼圈红了。
“李书记,您说,连城他……”
“不会的,连城儿他一定会……会没事的。”李达康坐在椅子上,颤抖着说。
“妈,小志,你们来了。”半个小时后,孙母和孙连城的儿子孙天志急匆匆的赶到了医院。
“慧萍(妈),连城(我爸)他怎么样了?”
“还在在抢救……已经……快两个小时了。”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连城,你走了,我们可怎么办啊…………”难以承受丧子之痛昏过去了。立即被送进去抢救。
“老人家脱离危险了,可是还需要住院观察几天。”
“张慧萍,等老人身体好点了,让她做一下体检,这几天的住院费和体检费我个人全出了。”
“李书记,这……”
“你别再说了,是我对不起连城儿,就当是我做的一点补偿吧,有事了跟小金说,他会帮你处理的。”
“那好,谢谢李书记了。”
“你好好照顾阿姨,我还有工作我得回去了。”
“那好,李书记再见。”“再见”
“小金,孙连城家情况怎么样?”
“他儿子孙天志今年高三,还有一个半月就高考了。他妻子张慧萍有工作,他母亲患有轻微心脏病,原来是教师,十年前退休了,每个月有退休工资和养老补贴。”
“'这些加一起有多些?”“八千五百块钱。”
“好,我知道了,小金,转告张慧萍,以后孙家遇到问题立即通知我,只要不违反原则,不触犯法律,我一定尽力帮助。”“好的,我知道了。”
“好了,你去忙吧,我要一个人静一静。”
“连城儿啊,你怎么就这么走了呢,我还欠你一顿饭啊!连城儿啊,你怎么不恨我呢,还出手帮我……”李达康的眼眶又一次红了,眼泪一滴一滴流下。
————————————————————————————
孙连城的追悼会结束,张慧萍把李达康请到家里。
“李书记,这是连城在出事的前一天下午我们逛街时他买的,他说,他想给您准备一份见面礼,但是什么都不合适,就给您买了一支钢笔,不知道您会不会喜欢,但是拿到家他就后悔了,他忘了您不能收东西了。”
“谢谢,我收下了。”李达康双手郑重的接过了装着钢笔的礼盒,心里很不是滋味。这钢笔不同于其他东西,这代表着孙连城的一片真心,一份情谊。
“李书记,这是我父亲生前的日记本,平常不让我们任何人看,我想他大概只希望您看到吧。”孙天志把孙连城的日记本交给李达康,李达康的手有些颤。
“谢谢,谢谢你们,我先走了,不打扰你们了。”
“嗯,李书记再见。”“再见”
——————————————————————————————
“宇宙浩瀚,能容纳世间万物;
  人生曲折,何必去计较是非”
这两行字是孙连城写在扉页上的,隽逸而又潇洒。
p16“今天听小金说他已经证明清白脱险上岸了,没事了,没事了就好,希望以后别再有人陷害他。”
p17“他今天竟然给我打电话了,记得他上回给我打电话还是两年前的秋天呢,今天他说想请我吃饭,我犹豫再三答应了,下午和慧萍一起逛街,看中了一款适合他的钢笔,想送给他当作重新复职的贺礼,于是,心血来潮就买下了,到了家才想起来,他不能收,唉,算了,那就放在抽屉里好了,期待明天中午的见面。”
李达康看完后合上了日记,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
后来,李达康找到了一张他和孙连城的合影,在合影里,李达康在讲话,孙连城在他身后看着他。
李达康把这张照片洗出来,裱上框放在办公桌抽屉里,累了就拿出来看一会儿,有时还自言自语几句。
尽量每三个礼拜去看望孙连城的家人。
每半年都会到孙连城墓前跟他说说话,喝喝酒。
“连城儿啊,你放心,你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我一定替你照顾好他们!!!我知道,你没离开,只是变成了天上的星星,每天晚上看着你的家人,看着京州,和我……”
他只是变成了天上的星星,每天晚上发光最亮的星星。

评论 ( 3 )
热度 ( 7 )

© 任凯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