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身守候(1)

既然不能厮守终生,那么我愿隐身守候,
即使就远远的看着你,默默的保护你,我也很知足。

本来李达康的身体没什么毛病的,但是在欧阳菁入狱第六年、担任省长的第五年,被人预谋出了车祸,导致中度脑震荡和小腿骨折,从此身体每况愈下,不得不提前结束职业生涯,在担任省长第八年退休,同年欧阳菁被释放,和女儿一起去了美国,李达康得知消息后想了想,半个月后飞去了美国。
“佳佳,我是爸爸,我到美国了,你妈妈她在干嘛?”其实李达康是有些忐忑的,但实在是惦记欧阳菁,又不敢给她打电话,只好给女儿李佳佳打了电话。
“她在看电视,”李佳佳立即躲进卧室里,“你的身体完全好了吗?大路叔叔上次给我打电话说你出车祸受伤了。”‘
“没事,应该没什么问题,你能不能来接我一下,帮我找个便宜点的宾馆。”
“好,我这就去,要不要我妈也去?”父女俩偷偷摸摸的,搞得像地下党接头似的。
“不用了,爸爸跟你说说话就好。”
“那好,你先在机场等我,我这就去。”李佳佳挂了电话穿上衣服准备去“接头”。
“佳佳,你干嘛去啊?”
“单位有点紧急事情要我去处理,我得抓紧时间,同事在等我。”李佳佳虽然从小到大都不说谎,但是说起谎来倒是脸不红心不跳很自然。
“哦,那你早点回来。”欧阳菁一点都没起疑心。
“嗯,行,知道了。”李佳佳关门离开了。

李达康坐在候机厅等着李佳佳,半个小时后,李佳佳找到了他。
“爸”李佳佳打量父亲一番,确定没问题后抱住了他,“你怎么飞到这儿来了?组织批准了吗?”李佳佳接过了父亲手里的行李箱,父女俩一起走出机场上了李佳佳的车。
“我已经退休了,现在无事可做,就来美国了。”
“为了我妈吧?十年没见,要不要安排你俩见个面。”
“不用了,我不想再打扰她,我只要远远的看着她就很满足了。”
“哟喂,这不像李省长的性格啊,我还以为您会来把我妈拽回中国复婚呢。”
“她不会同意的,我也不想勉强她,既然她不愿意回国不愿意见我,那我就来偷偷看着她。”
“隐身守候?一辈子吗?”
“对,一辈子。”李达康的回答很坚定。
“来,爸,下车,这个公寓一室一厅一卫一厨还有一个书房,冬暖夏凉,还离我的房子近,您要是想去我那儿了,就给我打电话,我来接您。”李佳佳把父亲领进了一所公寓。
“行,我知道了,佳佳,谢谢你。”
“不客气,不是……爸,你谢我干嘛啊?”听到父亲对自己说谢谢李佳佳有点懵也有些吃惊。
“这些年,我欠你和你妈太多了,我知道现在说对不起也晚了,我……”李达康实在不知道还能说什么,毕竟他亏欠欧阳和佳佳太多太多,他这辈子都无法补偿。
“好了,爸,都过去了,现在咱们这一家三口也算是「团聚」了,您就好好呆在这儿,我一定好好照顾您和我妈。”李佳佳帮父亲打开行李箱,把衣服挂到衣柜里,然后把行李箱关好放到一个角落。
“爸,一起吃晚饭吧,我知道你不喜欢快餐之类的东西,咱们去吃中餐,或者吃西餐,我知道这附近有家西餐厅不错。”
“不用了,佳佳,爸吃点方便面就行,对付对付得了。”
“不行,爸,怎么能吃方便面呢!您得好好吃饭,您要是实在不乐意动,我给您煮点面汤吃。”
“没事,佳佳你回去陪你妈吧,我去买点方便面对付就行。”
“那行,我陪您一起去,然后再买点米面水果蔬菜,就今晚吃方便面,以后都要好好吃饭,这行吧。”
“好,听佳佳的。”李达康看着女儿点了点头。
“好,走吧,带你熟悉一下周围的环境。”李佳佳挽着父亲的手臂一起出去去超市了。
结果,从李达康父女俩迈进超市那一刻,就有很多美女、大娘目不转睛的看着李达康,搞得李达康有些不自在。
“佳佳,我有什么不对劲儿吗?他们为什么这样看着我?”李达康一边和女儿走,一边低头说。
“因为她们没见过像您这样的帅哥,一下子被您给迷住了,”李佳佳笑着回答道,“您别紧张,她们不会吃了您的。”
“我都六十多的人了,哪儿还有帅可言了。”
“谁说的,您呐一直都是我心里的超级英雄,虽然有过误会和冲突,但是不影响您老人家在我心里的伟岸形象。”李佳佳拍了拍父亲的肩膀。
“行了,别紧张了,走,先找方便面去。”李佳佳让父亲放宽心,一起向速食专架走去。过了一会儿身后那些美女、大娘的眼睛才收回来。
买完东西后到柜台结账,收银员抬头看了一眼李佳佳,然后越过她看了一眼李达康,而李达康此时正在看手机,李佳佳也回头看了父亲一眼,笑了笑又转过头。
结完账,父女俩一起拎着东西离开。
“爸,您知道吗,刚才结账的时候,那个收银员特意看了您一眼,我猜她也被您给迷住了。”
“哈哈……有吗?”李达康不好意思地脸红了。
“哟,您脸都红了,害羞啦?”
“哈哈哈哈……别笑话你老爸,我跟你讲,你老爸现在是不行了,想当年我可是我们系的系草啊!”
“哟哟哟,爸,这会儿功夫不害羞了?说说,当年是不是天天有小姑娘跟你表白啊?”
“是啊,不过她们不适合我,有的还有小姐脾气,我不喜欢,直接就拒绝了。一直到大三开学接待新生那天,你妈来了,她那时候太美了,我当时就想,这姑娘简直就是天仙下凡!”李达康回忆起了往事,一脸的幸福。
“那你是怎么追到她的?”父女俩走进了公寓。李达康把水果蔬菜放进冰箱里,李佳佳开始煮方便面。
“挖了一宿海蛎子,第二天早上拎着去你妈宿舍,在宿舍门口告白,就成了。”
“啧啧啧啧,厉害啊,一袋海蛎子就把我妈追到手了。”
“可是……唉……不说了,都过去了,现在我只要能看到你妈我就知足了。”
“您呐,年轻的时候满脑子都只有工作,现在老了想起我妈和我了。”
“还好,不算晚。”李达康放好东西后坐到沙发上。
“爸,你来这儿了,那你那位夫人呢?没生气啊?”李佳佳想起了王叔跟她说过,父亲在母亲入狱后的第二年跟组织介绍的对象结婚了,当时她还一边哭一边骂父亲的薄情寡义,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也该放下了,毕竟父亲身份特殊,不能一直单着,后来听王叔说那位“书记夫人”似乎从不干涉父亲一切事情,包括父亲在喝醉之后喊着母亲的名字,那位“书记夫人”也不生气,就像与她无关一样。
“我退休后一个礼拜我们就离婚了,离婚前一天我们聊了很久,知道了她的一些事。她的丈夫是一名律师,十年前在回家的路上突发心梗去世了,她难受了好久才慢慢走出来,她周围的亲戚朋友担心她,就一直给她找合适的人,她根本心不在焉,最后她实在是不想再让他们担心就答应跟我结婚了。但是婚后我们一直分房睡,她睡客房,我睡原来的房间,每天也没什么交流,但是也算相处得可以,她每天都会准备一日三餐,就算临时有事也会提前让小金告诉我,我们偶尔也谈谈一些事。一段时间相处下来感觉她也挺不错的,但是我们注定是不可能在一起的,她也毕竟不是你妈。”
“噫,能听你说到这句话可真不容易。”听到父亲的最后一句话李佳佳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没想到印象中一向刻板的父亲竟然会说这句话,“那你那位[夫人]呢?”
“她办了退休,上周就飞去英国去找她儿子了,她儿子在英国读博。”
“哦。”李佳佳盛出两碗面,李达康端到餐桌上,然后李佳佳找出两副筷子和两个瓷勺,坐下来和父亲一起吃。
“别说我了,说说你妈,她最近都干什么了?”
“逛街,在家附近散步,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家呆着,给我做一日三餐。”
“你妈做饭也挺好吃的,尤其是酱香海蛎小蘑菇。”
“哟,您都二十多年没吃了,还记得呢?”
“呵,是啊,估计以后也……”李达康苦笑了一声,没再继续说,埋头继续吃方便面。
“爸,放心,明天我就让你吃到酱香海蛎小蘑菇。”李佳佳明白父亲的心思,所以伸出手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她决定明天就让妈妈做一大盘,然后给父亲送来,让父亲好好的开开心心的大吃一顿。
“哎你可别说是我要吃的,不然你妈得把你也轰出来。”
“放心,我知道该怎么说,我就说是我同事想尝尝有特色的中国菜,我直接点名就说这道菜,保证没问题!”
“你个小机灵鬼。”李达康看着女儿笑了,他好久没有这么开心的为自己为家人笑了,以前十次有九次都是因为工作,现在他没了工作,可以只为家人为自己而笑了。
“爸,我用不用教您几句英语?省的您临时有事没法跟人沟通。”
“不用了,你忘了,爸爸曾经在美国和日本学习过,虽说不能到你那种程度,但是基本的沟通没问题。”
“那行,那我就放心了。”李佳佳点点头。
“佳佳,你吃完就回去吧,别让你妈担心了。”李达康很快就吃完了一碗,抽出一旁的纸巾擦擦嘴。
“嗯,那您自己在这儿也注意点,要是有该吃的药就按时吃,别不在意,要是想喝茶了就到茶几下面的抽屉找,哎算了,别伤着您的老腰,还是我给您找吧。”说着,李佳佳就擦擦嘴,起身到茶几下面的抽屉里找茶叶,找到后放到茶几上。“爸,茶叶我给你找到了,但是,但是您不要老喝红茶,要多喝绿茶。”
“佳佳,你怎么知道茶叶放在茶几下面的抽屉里,以前来过?”看到女儿一下子找到了茶叶的摆放位置,李达康有些吃惊。
“这一带的公寓都是美籍华人石明城先生的,所有的物品摆放都和咱们在国内的方式差不多,为的就是来这儿住的华人能有家的感觉。他的儿子Calendar•Chi是我的高中同学和现在的同事。”
“哦,我知道了。”
“好了,没什么问题的话我就走了,记得明天按时吃早饭,中午先随便吃一点,我会给你带来海蛎小蘑菇的,byebye。”
“再见,注意安全。”“知道啦。”
女儿走了,只剩下李达康一个人在这空荡荡的公寓,打开电视,没什么喜欢看的,综艺节目他想来不喜欢看,直接略过,美国城市建设的介绍与他无关看也没用,唯一能有点兴趣的就是探讨中美关系的节目,看完之后按按鼻梁,然后关掉电视,到了卧室,打开了行李箱一个小夹层,从里面拿出镶着欧阳菁照片的相框,拉上夹层拉锁,关上行李箱,躺上了床,抱着相框慢慢睡着了。

评论 ( 9 )
热度 ( 32 )

© 任凯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