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菁】小虐也挺好(23)

到了午饭时间,金盛彧来叫李达康。
“书记,到午饭时间了。”
“你去吧,我不饿。”李达康没抬头依然在看文件。
“书记,您是不饿,可是胃受不了啊,要不我给你打包带回来吧。”
“行,随便什么都行。”李达康点了下头。
“那行,您稍等,我马上就回。”金盛彧转身离开。

“杏枝,你哥和佳佳这两年过得怎么样?”
“还行,不过佳佳刚回来那段时间不怎么跟我哥说话,跟我倒是聊了不少,后来王总给佳佳做了好几天的思想工作,这爷俩的关系才慢慢好起来,有一天我哥回来的早,就给佳佳做了几个她爱吃的菜,佳佳说做得好吃,感觉不错,我哥当时高兴得不得了,那段时间里,我哥只要能早回来就不多拖一分钟,回来就钻进厨房做菜,天天不重样,佳佳后来跟我说,她本来生气了她爸十多年,结果却被她爸的厨艺给打败了。”
“这爷俩虽然也有隔阂,好在不深,你哥能想办法消除。”欧阳菁笑了笑。

“书记,给,西红柿炒鸡蛋和白菜蘑菇炖豆腐。”金盛彧把餐盒打开和筷子放到李达康面前。
“小金,你别回办公室了,坐下来和我一起吃吧。”李达康放下了笔和文件,拿着餐盒和筷子走到了沙发边。
“好的,书记。”金盛彧也拿着饭盒筷子走到了沙发边,两人一起坐下,边吃边聊。
“小金,你跟在我身边十年了吧?”李达康扒拉了两口米饭。
“嗯,从2010年到今年整整十年。”金盛彧点了点头。
“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很好啊。”金盛彧吃了一口米饭。
“没事,你说实话,我不生气。”李达康吃了两片白菜。
“那好,既然您问了,我就实话实说。”金盛彧放下碗筷,正姿面向李达康,“在我看来,您工作认真,坚守原则,不贪不腐,是一个称职的父母官。”
“这是我必须要做的,我的职责是用我的权力保障人民的权利,而不是用我的权力损害人民的权利。”
“书记,您说的真好!”金盛彧情不自禁地给李达康鼓起了掌,心中的敬佩之情又加深了。
“说得好不如做得好,为老百姓干实事是最好的证明,不说了,吃饭,下午三点是不是要到清荷园查岗?到点了你叫我。”
“好的,书记。”

从清荷园里视察一圈回到办公室,李达康坐了一会儿,想起了上午沙瑞金对他说的话,心里不是滋味,但也没办法,只好写信,如果金盛彧没事的话就让他给欧阳菁送去。从抽屉里拿出稿纸,想了半天,写下了五行字,叠好放进信封,叫来了金盛彧。
“小金,你今晚有事吗?”
“没事,怎么了?”金盛彧有些纳闷儿地看着李达康。
“那好,你帮我把这封信给你……给欧阳菁送去,然后到xx火锅城找我。”李达康把信给金盛彧。
“啊?那您今晚不去了?”金盛彧大吃一惊。
“我不能去了,晚上吃饭再说。”李达康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快去吧,她在226病房。”
“好的。”金盛彧立即带信去了医院。
“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欧阳,我最终还是负了你啊……”李达康站起来差点摔倒,幸亏扶住了桌子,又重新甩甩头,调整好自己,穿上西装坐上专车去了xx火锅城。

“当当当”金盛彧找到了欧阳菁的病房,敲了敲门。
“请进。”欧阳菁放下手中的书,望向门外。
“小金,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你们书记呢?”
“他”看着上司的前夫人欧阳菁期盼的眼神金盛彧有些不忍心说下去,但是不能不说,“他不会再来了,这是他让我带给您的信。”金盛彧向前一步,低着头双手把信递给欧阳菁,然后站在一边不敢抬头看欧阳菁。
“上面……找他谈话了?”看完信,欧阳菁叠好放进信封。
“是的,就在今天上午,省委书记给他打的电话。”
“我知道了,你转告他一句话‘梁祝佳话伤碎心,从此天涯陌路人’,再告诉他,以后不必再惦记我了,我们互不相欠。”欧阳菁红了眼眶,但语气依然平静。
“我记住了,我个人希望您能理解他,他也是迫不得已。”
“我知道,我能理解。”欧阳菁转头看向窗外。
“那……如果您没事了我就先走了。”
“嗯,再见。”“再见。”金盛彧带着欧阳菁让转达的话走了,欧阳菁的心一瞬间崩溃了,她把信放进矮柜的第一层抽屉里,并努力地不让自己哭出声,哭够了,擦擦眼泪,拿起书继续看。

“我到了,你在哪个房间。”“305”“好的。”
“书记,我……”“下班时间不用叫书记了,叫大哥。”李达康往锅里下肉。
“啊,这……”“让你叫你就叫。”“那好,大哥。”
“她看了信之后什么反应?”李达康停下看着金盛彧。
“她让我转告您一句话,梁祝佳话伤碎心,从此天涯陌路人,还说您以后不用再惦记她了,你们……互不亏欠。”金盛彧把话完整地转述给李达康。
“哦,行,我知道了。”李达康愣了一下,然后继续下肉,肉下完了,李达康端起酒杯一口喝光。
“书……大哥,您……”看到李达康这个举动金盛彧吓了一跳。
“没事,不用担心。我对不起她,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家里就靠她操持,还要为我担惊受怕提心吊胆,现在分开了,还是因为我让她受罪受伤,差点没命,可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是李达康第一次跟金盛彧说自己的事。
“大哥,我知道,这些年你虽然忙工作,但并不是不关心嫂子,其实你的心里还是很在意她的。”金盛彧看着刚刚新认的大哥,知道大哥的心里也不好受,就和他一起聊,才发现自己用词不当,但想改也来不及了。
“嫂子?对,她就是你嫂子,永远是!喝。”李达康并未因为金盛彧的用词不当而责怪他,反而是赞许,和金盛彧干杯,又一口喝光。

“我哥今天怎么没来啊?”从家里带饭回来的田杏枝没看到表哥有些纳闷儿。
“他不会再来了。”欧阳菁没抬头,继续看书。
“为什么?”
“组织找他谈话了,也许再过不久他就要结婚了。”欧阳菁淡淡地回答,仿佛与自己无关一样。
“啊?”
“算了,他也是没办法的。”
“唉,你们俩啊……”
“哎,什么我们俩啊,我跟他现在没关系了,他是他,我是我。”
“好,他是他,你是你……”

酒过三巡,金盛彧的胆子也大了起来。
“大哥,你……你给我讲讲,你和嫂子大学时候的故事呗。”
“那时候,我是校园里的帅哥,好多……好多女生跟我表白,我都给拒绝了,我不喜欢她们,后来上了大三,你嫂子……你嫂子新来的,她上大一,我一眼就看上她了……我嘴笨,不会甜言蜜语,不知道该怎么哄你嫂子……后来,我听说她喜欢吃海蛎子,我就挖了一袋子,然后领着它到你嫂子宿舍楼下,跟她告白……就这样,我把你嫂子追到手了。”说到最后,李达康得意的笑了。
“大哥,厉害,你真厉害!”
“厉害?厉害有个屁用!到了最后,我他妈还是害了她!”李达康一把摔碎了被子,酒洒了一地。
“好了,大哥,咱们不喝了,我送你回家。”
“回,回家,回家。”李达康勉强站起来,金盛彧赶忙扶住他,然后右手从椅背上拿下李达康的西装给他穿上。
到了李达康的家门前,两人停了下来。
“大哥,你家钥匙你带了吗?”
“带了,衣服……右边口袋。”
“好,我找到了。”金盛彧从李达康西装右边口袋里掏出了钥匙,打开了门,把李达康送进去。
“大哥,你卧室在哪儿啊?”
“不睡卧室,睡……睡沙发,我要睡沙发。”
“那好,我扶您到沙发那儿。”金盛彧小心翼翼地把李达康放到沙发上,无意间看到了立在茶几上的相片,金盛彧仔细一看,欧阳菁。
“看来大哥的心里只有嫂子,在政府干部中,像我大哥专一的人不多咯。”金盛彧心想着。
“大哥,我走了,你自己小心。”
“我知道了,你走吧。”李达康迷迷糊糊地回应道。
“大哥,我帮你定个闹钟,明天你千万别迟到了。”金盛彧拿出李达康的手机,定了一个六点的闹钟,“我走了,再见。”金盛彧开门准备走。
“嗯,欧阳……”李达康伸手抓到了那个立体相框,然后捧在怀里睡着了。
金盛彧笑了一下,带门离开了。

评论 ( 1 )
热度 ( 17 )

© 任凯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