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菁】小虐也挺好•番外•BE(下2) 完结篇

BE篇的番外终于结局了,找到了一首歌,觉得很适合康菁这对cp,一边听一边看,或许会另有一番滋味。

http://url.cn/4AKsCvG  《给不了你想要的幸福》——侯乐旭 

----------------------------------------------------------------

走在汉东师范大学的校园里,一幕幕往事又重新浮现在眼前。
那时候李达康穷,性格也有些闷,但绝对是帅哥一枚,因此也有女生倒追,可李达康对人家不来电,也不会委婉拒绝,只会直愣愣地回一句“对不起,我不喜欢你。”伤了不少女孩的心,但仍然有人带着勇气跟李达康表白,最后失望带泪而归。
直到李达康上大三,在门口和王大路一起迎新生,看到了欧阳菁,他才有了心动的感觉,对她感到好奇。没事儿的时候就向王大路旁敲侧击地打听关于欧阳菁的事情,偶尔还制造与欧阳菁巧遇的画面,但是他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每次两人遇到李达康就只会干干的说“你好”、“需要帮忙可以找我”之类的话,而欧阳菁也会和李达康聊聊天,但每次两人聊天聊到三分钟就说不下去了,只能说“再见”,李达康每次都后悔不已。
从第一次见面、第一次聊天到挖海蛎子告白、正式在一起、第一次为欧阳菁过生日、第一次吵架、异地恋、结婚、无数次的吵架、分居、离婚,这二十八年来所有的事李达康都记得清清楚楚,永远都忘不了。
医院里,欧阳菁慢慢醒过来,环顾了一下病房,李达康不见了,田杏枝坐在一边削苹果。
“嫂子,你醒啦,我给你倒杯水。”看到欧阳菁醒过来了,田杏枝放下手里的苹果和刀,到饮水机旁接了一杯温水,不凉不烫,正好能喝。
“来,嫂子,我扶你坐起来。”田杏枝先把温水放在矮柜上,小心翼翼的扶起欧阳菁,把枕头放在欧阳菁身后,然后把温水递给欧阳菁。
“你哥呢,他回去上班了?”
“可能是吧,他给我打电话说你生病了让我来照顾你,他有事就走了,不过我看他不大对劲儿,好像哭了。”
“哭了?没想到咱们的李大书记还会哭呢?我还以为他只会看着增长的GDP笑!”欧阳菁听田杏枝说李达康哭了有些吃惊也有些心疼,但嘴上还是忍不住讽刺挖苦他。
李达康把他和欧阳菁一起走过的每一处都走了一遍,然后回到家,抱着欧阳菁的照片痛痛快快大哭了一场,睡了一觉,醒来之后给沙瑞金打了电话。
“瑞金书记,我想请七天假,处理一些事情。”
“行,我猜你是想好好陪你的前夫人几天吧?”
“算是吧。”李达康有些不是滋味,其实这其他他自己都不知道要怎么过。
“行,我知道了,再见。”“再见。”

“王国风,你和林家成你俩去医院,把欧阳菁的笔录做一下。”下午三点多赵东来给王国风打了电话。
“行。”
“嗯,对了,如果她在休息就不要打扰她了。”
“好,知道了。”
“咚咚咚。”王国风敲响了病房的门。

“请进”欧阳菁放下了苹果。

“欧阳女士你好,我们来做笔录,希望你能配合。”

“好,二位请坐。”

“先从你和欧嘉明遇到说起吧。”

“我在商场购物完之后......然后他让我通知李达康......事情就是这样。”

“好的,谢谢你的配合,好好养病,祝你早日康复。”

“嗯,谢谢。”

三天之后,欧阳菁出院,李佳佳和田杏枝一起陪欧阳菁出院,但李达康却没有出现,李佳佳还抱怨来着“我爸这是怎么回事啊,你出院了他也不来!”

“算了,你爸忙着呢,估计是没时间来了。”

“when your dreams come alive you`re unstoppable......”三人刚走出医院的大门,李佳佳的手机铃声响起来了。

“喂,爸,你干嘛呢,今天我妈出院,你怎么没来啊,你的工作难道比我妈还重要吗?”李佳佳一看来电显示是爸爸李达康就开启了李小怼模式,但另一边的李达康只是苦笑了一声“呵呵”,之后沉默了几秒。

“喂,爸,你说话啊,对不起,刚才我.....”

“爸没事,你和你小姑把你妈送到帝豪园之后,你回家一趟,爸爸想跟你谈谈。”李达康的口气很平静,但又带着一些无奈。

“好,你等我半个小时。”李佳佳挂掉电话之后和小姑把妈妈送到帝豪园。

“佳佳,你爸刚才打电话说什么了?”

“没什么,就是让我回家一趟。”

“哦,回去了别埋怨你爸,你爸工作忙,要处理很多事情,你要体谅他。”

“我知道了。”

李达康这三天在家借酒消愁,啤酒易拉罐占了饭桌的一大半,胡子几天没刮长长了,衬衫也有了不少褶皱。李达康打起精神,把桌上的易拉罐收进垃圾桶,刮干净了胡子,换了件衬衫,坐在沙发上等着女儿。

“好了,到了,妈,你和小姑先进去吧,我去找我爸。”

“慢点开,好好和你爸说话。”

“行,我知道了。”

十分钟后李佳佳回到了家,一进门就瞥见了装满易拉罐的垃圾桶,但看看爸爸李达康,除了脸色有些发白没什么不对劲儿。

“爸,怎么了,三天不见你人影,今天我妈出院你也没去,你这三天在家喝闷酒了?”

“佳佳,爸爸希望你能帮一个忙。”李达康看着女儿。

“爸,你说,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帮你。”

“带你妈去美国,永远别回来。”李达康眼眶泛红。

“啥?为什么啊?”李佳佳大吃一惊,本来在回来的路上李佳佳猜李达康叫她回去是想让她帮忙劝妈妈欧阳菁回来和李达康复婚,可是爸爸的答案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我不想你妈再被我连累了,十年前赵家姐妹为了报复我,把你和你妈也牵扯进来,还差点让你妈丢了命,那时候医生说再晚送去三分钟你妈就必死无疑了,在医院躺了半个月才康复,之后.....之后你妈又被她们绑架扔在地下仓库三天,你妈最害怕黑了,那三天还下雨打雷,我都不敢想象那三天你妈是怎么熬过来的;前几天,那个叫欧嘉明的男人为了报复我,竟然跑到帝豪园去劫持了你妈,在餐厅里,那个疯子差点杀了你妈,如果你妈......她真出了什么三长两短,我怎么活?我怎么向你外婆、你舅舅和你交代?所以为了避免她再因为我受到伤害,爸爸求你带她去美国,这辈子都别让她回来好吗?”李达康声音一度哽咽,慢慢流下了眼泪。

“好,爸,我知道了,那我怎么跟我妈说?”李佳佳早已泪流满面,她明白了父亲的苦心,但是让她把父亲刚才的那段话转述给母亲她真的做不到。

“不用,你什么都不用说,明天你再回来一趟,我会让你带一些东西给你妈。”

“好,我知道了。如果没别的事那我就走了。”

“嗯,再见。”

“你爸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就说让我好好照顾你,他最近工作忙,没时间。”在进门之前李佳佳平复了心情,避免在妈妈面前露馅。

“哦。杏枝,中午吃什么啊?”欧阳菁没太在意,转身坐到沙发上去看电视了。李佳佳背对着妈妈偷偷擦了一把泪。

李达康拿出了银行卡,去了珠宝店,买了一对戒指,然后在湖边走了一圈,最后回家,拿出纸笔,写了一封信。

第二天中午下班,李佳佳再次回到市委大院,来拿李达康让她转交给欧阳菁的东西。

“佳佳,这些年,我真的亏欠你们母女太多,我也很想补偿你们,但是......对不起。”

“爸,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我知道你的工作非常重要,从金山县到京州市,你的责任一年比一年重,你要考虑全县、全市百姓的生活水平和城市的发展,以前是我太任性,不懂得体谅你,对不起,爸爸。”

“没事,不说了,来,你把这封信和这个小盒给你妈,你不许偷看。”

“行,知道了,李大书记。”

“留下来陪爸吃饭吧”

“行。”

饭桌只有三道菜,但都是李佳佳最喜欢的菜。

“机票订了吗?”

“订了,后天下午三点的。我妈还不知道呢。”

“哦,那等你们上了飞机你再把东西给她。”

“嗯,知道了,可是爸我们走了,你怎么办?”

“我,我无所谓了,只要你和你妈好好的就行了。”

“那你一个人多寂寞,要不给你养只小猫吧。”

“好啊。”

“那咱俩吃完饭就去宠物店挑一只吧。”

吃完饭后,父女俩去了宠物店, 看了一圈,李达康相中了一只黑毛蓝眼睛的小猫。

“佳佳,就这只吧。”

“你不再看看啦?”

“就这只,我一看就喜欢。”看着这只黑毛蓝眼睛的小猫,李达康想起了在校门口第一次看到欧阳菁的场景,不觉地对着猫笑了,猫轻轻叫了一声。

“好。老板多少钱?”

“330元钱。”

“好,给你。”李佳佳付了钱,李达康抱着猫,爷儿俩一起回家。

“爸,你给小猫起个名吧。”到了家李佳佳摸了摸小猫的头。

“想好了,叫菁菁,怎么样?”

“啥?菁菁?”李佳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片刻后又明白了,自己和妈妈就要去美国了,而爸爸要不是因为担心妈妈的安全是绝对不会就这么让妈妈走的,给小猫起妈妈的名字是希望小猫能够代替妈妈陪在爸爸身边,心里感觉很难过,于是就哭了,眼泪一滴一滴下来了

“对啊,我觉得挺好听的。哎,佳佳,你怎么哭了?”李达康笑了笑,把西装挂在椅背上,结果一转身就看见女儿在哭。

“爸,要不你退休吧,跟我和我妈一起去美国吧,我这些年在美国也有些积蓄了,足够咱们一家三口生活了。”

“不了,我还没到退休的年纪,再说了我还是喜欢在咱们中国待着,等退休了我就回林城买个小房子,在院子里种些矢车菊,这样挺好的。”

“那好吧”李佳佳擦了擦眼泪,“爸,我到点了,我去上班了。”

“嗯,注意安全,我让你给你妈的东西别忘了拿。”

“嗯,”站在门口李佳佳有些恍惚,但很快醒神了,她慢慢走到爸爸身后,抱住了他,“爸,让我多抱你一会儿吧。”

“好,佳佳要抱爸爸,想抱多久就抱多久。”李达康慢慢转过身抱住了女儿,轻轻拍她的后背。

“佳佳,你记住啊,以后爸爸不在妈妈身边你要好好照顾她,你妈怕黑,一定要多准备一些蜡烛以备不时之需;你妈喜欢吃辣的,但是她的胃不好,不能多吃,你要看着她点;每年的8月20号是你妈的生日,你一定要给她炒海蛎子吃,记住了吗?”

“我都记住了,那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别太拼命工作,要是退休了想来美国了告诉我,我一定到机场接你。”

“嗯,好啦,佳佳不哭了,一会儿上班迟到了。”李达康给女儿轻轻擦掉眼泪。

“嗯,那我走了。”李佳佳不舍的离开爸爸的怀抱,走了。

“大路,明天你去送佳佳和欧阳去机场,她们要明天下午三点去美国。”

“啊?”

“具体的事,明天晚上你来我这儿,我再跟你说。”“行”

星期四下午,王大路帮李佳佳收拾好行李,两人一起骗欧阳菁说回市委大院,转道去了机场。

“怎么来这儿了?”

“这是爸爸的意思,一会儿咱们就坐飞机去美国。”李佳佳回答。

“那你爸呢?不行,我要回去找他问清楚。”

“欧阳,你就别去了,达康是为了你好。”王大路拦住欧阳菁。

李达康在躲在远处看着,眼眶慢慢红了。

“妈,就算你回去了我爸也不会见你的,给,这是他给你写的信。”李佳佳情急之下把爸爸的信提前拿出来给了妈妈,让她看。

“咱们走吧。”十分钟后,欧阳菁看完了信,并把信按照装回信封,拿着它走进了机场。

“嗯。”李佳佳点了点头,和王大路一起推行李进了机场。

“欧阳,佳佳,对不起,对不起.....”李达康看着前妻和女儿的背影心里说了无数遍对不起,然后落寞地转身离开。

五年后,李达康行从省长的位子上退休,他回到林城买了一个带园子的小房子,在园子里种满了矢车菊。

十年后的5月份,李达康梦中逝世,李佳佳回国处理父亲的后事。

一周之后,欧阳菁做了一个梦。在梦里她看到了十五年没见的李达康。

“欧阳,十五年没见,你过得好吗?”

“不好,没你的日子,我过得一点都不好。”

“对不起,但是现在我们能永远在一起了,以后再也没人能把我们分开了。”

“嗯,我终于等到你了。”

“我们走吧,回到大学、回到金山县、回到林城好不好?”

“好。”欧阳菁溘然长逝。

李佳佳把妈妈的骨灰运回京州,与爸爸合葬,把菁菁带回美国继续饲养,从此李达康和欧阳菁的爱情故事广为流传。

李达康买的对戒,他和欧阳菁一人一只。

李达康相中的那只黑猫蓝眼睛小猫,波斯猫

评论 ( 14 )
热度 ( 16 )

© 任凯旭 | Powered by LOFTER